??王军已经一个月没回家了,沈曦躺在床的右边轻轻的抚摸着本该躺在自己身边如今却空荡荡的另一边,心里不住的发酸。这明明才是结婚後的第二年,就开始厌烦他了吗?沈曦实在是不想和女人一样胡乱猜测,可是从半年前王军就对他不像当年那般热情,起初还找藉口说要加班所以两三天不回家,渐渐的变成一个礼拜,然後是半个多月,到现在的一个月,藉口都懒得说了,连电话都打不通,照这种情况沈曦不得不认为王军有外遇了。 ? ???在这个时代同性结婚早已是普遍现象,以前的王军也算是个花花公子,红颜蓝颜遍地是。要说也奇怪,自从和沈曦相遇,两人一见锺情,恋情直线升温,不等双方家长同意毅然决然的结了婚,谁料到,这才一年多点王军又开始不顾家了。在没有真正找到爱人出轨的证据前,沈曦不想离婚,他只有等,等到王军亲自开口的那一天。 ? ???“咚咚咚……” ? ???沈曦听到敲门声朝门口看去。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身穿紧身的体恤和运动裤,将自己十分健硕的身材凸显出来,前胸的衣服湿了一片,还有好多汗珠顺着脖子躺下来,一看就知道是刚刚经过了剧烈的运动。 ? ???“小曦,我刚买会来早饭,快下楼,趁热吃了吧!” ? ???沈曦看着中年男人,一瞬间恍了神。 ? ???男人看沈曦呆呆的望着自己,没有回答,又重复了一遍,“小曦,小曦快下楼吃饭。” ? ???“啊……”沈曦无意识的答应一声,突然察觉自己一直盯着男人看,脸一下子红个彻底,连忙起身,低下头装作整理衣服,“好的,爸爸,我马上下去。” ? ???“那好,我先去冲个凉。”说完男人便走开了。 ? ???看见男人走了,沈曦脱力的坐在床上,想到刚才自己的反应狠狠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 ? ???刚才的中年男子是王军的爸爸,自己的公公王文山,以前是个军人,现在是保全公司的队长。因为王军的母亲很早就去世了,王军是由父亲带大的,结了婚也离不开他的父亲,所以婚後沈曦一直都和自己的公公住在一起,还好王家是复式楼,一楼住着王文山,楼上则是沈曦和王军,要不新婚燕尔半夜的肉体碰撞声和沈曦的浪叫声都会夜袭这位元单身父亲。 ? ???再说说沈曦为什麽会盯着王文山看,很简单,王军英俊完全继承了王文山的优良传统,加上王文山靠无数风吹雨打锻炼出来的一身黝黑的肌肉,更是吸引骚男浪女的法宝,尤其是刚晨练回来的男人,一身的男人味,紧身运动裤更是将王文山裆下凶器的形状完完全全的呈现在沈曦这个已被开发彻底却独守空房多日的“儿媳”面前,让沈曦毫无自制力的盯着这个和王军如此相像的荷尔蒙堆积体,脑子里更是出现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既然王军在外面偷吃,那自己为什麽不能吃了他的老爹。 ? ? “哗啦啦……”水珠疯狂的舔舐着王文山那条理分明的肌肉,黝黑的皮肤完全没有年老松弛的现象,胯下的长枪更是霸气的直立着,王文山右手握着自己的阴茎上下摩擦,左手拿着一条不属於自己的黑色内裤放在鼻子前不停的闻着上面留下来的气味,脑子里浮现着沈曦刚才害羞的神情。 ? ???操!王文山在心底狠狠的骂了一声,一想到儿媳穿着黑色内裤在自己眼前晃,下面的兄弟就兴奋的乱跳。沈曦身材很好否则王军也不会对他一见锺情,笔直的长腿,还有让人恨不得咬一口的圆鼓鼓的肉臀,这条内裤穿在沈曦的身上绝对不会将那性感的屁股全部包在里面,臀瓣两侧的肉一定会被内裤收口处挤到外面,把丰满的两瓣厚肉生生勒成四瓣。 ? ???王文山已经记不清自己是从什麽时候开始意淫沈曦的,只是看到儿媳就想到他被儿子压在身下狠操时不住扭动的腰臀和那一声声勾魂的叫床声,让王文山恨不得把沈曦扒光用舌头舔他的喉咙,乳头,小腹,阴茎,甚至连接纳男人肉棒的穴眼都不放过,舔的沈曦哭出来叫他爸爸,然後再用自己的鸡巴插沈曦的小嘴和小穴,彻彻底底的把他操个遍。 ? ???一想到这里王文山加快了套弄的速度,仿佛沈曦真的在自己身下一样,一个挺身,把自己的蝌蚪射到沈曦的内裤上。 ? ???等高潮褪去,王老爸快速的又冲洗了下,拿起一旁的能凸显自己魅力的家居服套在身上,心里不住的感谢自己那多情的儿子,为自己创造如此好的时机。 ? ???王文山整理完毕後,哼着小曲来到客厅准备吃饭,可是看到眼前的景象,王文山也止不住楞了一下,然後才缓缓开口:“小曦,还没吃呢?” ? ???沈曦身穿家居服,和这身衣服和往常有很大的区别,以往的衣服都是将自己包的严严实实的,可这次上身仅穿一件半透明的白色宽大背心,领口出奇的大,半个白皙的胸膛都裸露在外面,宽松的袖口处稍微动作下,里面的肉色便一览无余,隐隐约约还能看到胸前的两个大红果。下身则是一条还没过膝的棉质紧身短裤,包裹着又大又圆的屁股,内裤的勒痕更是清清楚楚。王文山的兄弟立刻受到眼前肉臀发出的信号,整装待发。 ? ???沈曦看到自己的公公出来,赶紧上前挽住王文山的手臂,把他拉倒椅子上坐好,端过来一份包子送到王文山跟前,“我等着和爸爸一起吃。”说完便走到王文山的对面,伏下身子帮王文山盛粥。本来衣领都已遮不住沈曦的胸膛了,这盛粥的动作,更是把整个白花花的胸膛全露出来给王文山看个饱,两个泛着淡淡红润光泽的乳头直对王文山的脸,能看不能吃的感觉实在是不好受,王文山不舍得移开目光,一口咬住手中的包子,使劲咀嚼着,心里不住的想:这妖精不会真的按耐不住寂寞,开始发骚了?这乳头真他妈欠吸,等老子把你弄到手,操烂你的大屁股! ? ???王文山一边咬着包子,一边看着儿媳的胸脯,一边还在脑子里不断想着把沈曦骑在身下的计画。 ? ???沈曦早就注意到对面中年男人的目光了,非但没有想像中的讨厌反而有些莫名的兴奋感。看着王文山恨不得扑过来吃了自己的神情,果然,子随父,王军那麽花心,他的父亲也他妈是个老色鬼,这更加坚定沈曦之前的想法。 ? ???“爸,别光顾吃包子,也喝点粥。”沈曦把盛满的碗放在王文山面前。 ? ???王文山看着那两个乳头颤颤巍巍向自己靠近,只觉得自己的兄弟一下子站了起来,王文山怕沈曦感觉到什麽赶紧端起碗“滋溜滋溜”的喝起来。 ? ???这顿早饭吃的可谓是和谐,一个想方设法把自己能露的地方全部露给对方看,另一个不管露那都来者不拒然後再自己加工意淫。 ? ???王文山看着沈曦的表现,也明白这是勾引自己的戏码,那自己何不顺水推舟,先把儿子的爱人操到手过过瘾再说呢。 ? ? 王文山下班回家一开门就见到沈曦仅穿着一件超大的体恤那些拖布在拖地,上衣勉强盖住肉感十足的双丘,两条笔直笔直的长腿却是赤裸裸,原本圆润精致的双脚深深埋在拖鞋里。 ? ???可能是感受到其他人的目光,沈曦扭过头,看见公公站在门前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心里遮不住的欢喜,“爸!您回来了!” ? ???“咳”王文山轻了咳了声,有些尴尬的说:“嗯,回来了。小曦也不要太辛苦。” ? ???沈曦冲王文山笑了笑,摇着头说:“不辛苦,爸爸快进来坐着歇一歇。”说完也不顾王文山还在跟前,跪下来拿起一块小抹布撅着屁股擦着电视柜地下的死角。 ? ???沈曦本来就只穿了见上衣,这麽一撅跪着,马上就将那被黑色内裤包裹的圆鼓鼓的肉臀暴露在王文山的面前,另外由於重力的影响,体恤往下滑了滑,一节白腰也露出来了,黑白相称实在是逼人犯罪。 ? ???王文山心里跟涨潮似的一浪接着一浪的翻滚着,自己意淫的画面终於出现了,黑色的三角内裤根本包不住沈曦如同女人般丰满的肉臀,白皙的臀肉被内裤的收口处挤出不少,有些细的腰肢把屁股称的更圆更大,不知道沈曦是不是有意的,一边擦着地,屁股还不断的扭来扭去,大腿根和屁股相连的白肉随着动作来回乱抖着,屁股越撅越高,仿佛向王文山召唤着,“快来摸我啊”。 ? ???王文山现在就想两手抓住眼前淫荡的屁股使劲扳开让埋在里面的骚穴好好含一含自己的鸡巴,王文山舔舔有些发干的嘴唇,“小曦……”发出的声音充满着情欲的沙哑。 ? ???沈曦像是完全没察觉到一样,继续扭着屁股。 ? ???王文山一步一步走向沈曦,“小曦,别累着,歇一会吧。” ? ???沈曦听着身後不断靠近的脚步声心跳也开始加速了,咬了咬嘴唇,故作轻松的说:“没事的爸爸。”还嫌不够似的,沈曦腾出一只手伸向自己的身後,用两根手指拽起内裤边缘的一处,然後——松开。 ? ???如果说王文山还没到控制不住的时候,那麽沈曦的这个动作,如同铁锤一样一下子击碎了王文山心里所有的防线。 ? ???就在沈曦松手的瞬间,只听“啪”的一声,内裤的收口处重新贴近肥厚的臀瓣,这一不算大的弹力,冲击着沈曦的屁股,让那两瓣白嫩的臀丘出现一阵毫无规律的颤动,然後紧紧陷入柔软的臀肉里。 ? ???王文山已经不管其他的了,几步上前伸出一只手缓缓的放在沈曦的大屁股上,然後施力,将嚣想已久的嫩肉满满的抓了一手。 ? ???沈曦被公公的动作惊的小声的“啊”了一下,然後赶紧抿住双唇享受期待依旧的同性触摸。 ? ???王文山看着自己的儿媳没有什麽其他的反应,松了口气,手上的动作大了起来,一只手不过瘾,两只手一起抓住圆润的双臀,开始毫无章法的揉捏挤压,然後便是画着圈的揉搓着。 ? ???仅仅是揉屁股,沈曦的腰就软了,屁股更是撅得高高的方便给人玩弄。突然,身後的手指挤开厚实的臀瓣在沈曦穴口处狠狠按了下,接着又隔着内裤在臀缝处来回滑动。沈曦这会彻底软成水了,咬着手指防止自己一没忍住发出淫荡的呻吟声。 ? ???王文山挠搔着沈曦穴口旁的敏感点,看着儿媳撅着大屁股一个劲的向自己手上贴,心里想,早知道是个骚货自己何必还忍这麽久,早抓过来狠操一顿才是。 ? ???王文山觉得隔着内裤摸实在是不过瘾,两只大手从内裤收口处伸进去,然後将内裤一推,全部推到臀缝处,滑腻腻的臀肉在王文山黝黑的大手下被揉成各种形状,无论是手感还是视觉都充斥这中枢神经。 ? ???王文山感受着肉体在他的刺激下有些战栗,坏坏的一笑,把手指伸进堆积的内裤下面,找到那处开始一张一合吐着热气的小嘴,用粗大的手指轻刮着细细的褶皱,再一深一浅的用指头捅着微张的穴口,另一只手的五指更是狠狠陷进沈曦的臀肉里,擡着挺翘的屁股贴着自己早已涨大的胯下。 ? ???沈曦的屁眼已经被王文山挑拨的开始出水了,手无力的垂了下来,双唇微微张开,轻微的呻吟声从那湿润的唇瓣中传出,刺激得王文山想立刻将胯下的兄弟插进儿媳的屁眼里好好的磨磨。王文山加快速度,一使劲捅进一根手指。 ? ???沈曦“啊”的叫出了声,王文山手指可不是一般的粗,已经一个多月没享受性爱滋润得小穴怎麽也经不起这般粗鲁,沈曦疼的眼眶都红了,扭过头,有些委屈看着王文山,撒娇般的说:“爸爸,好疼……” ? ???王文山看着这样的沈曦,也心疼了,赶紧拔出手指,说:“小曦,对不起啊,爸爸轻轻得啊!” ? ???沈曦看着王文山的傻样,心里寻思着:这老色鬼还挺疼自己的。 ? ???王文山这会也不敢强来了,就算自己的大鸟憋的生疼,也打算给沈曦的小嘴做做润滑。他一把扯下沈曦的内裤扔在一旁,跪在地上,双手扒开肥嫩的肉瓣,第一次观察起这个接纳过儿子的大鸟一会还要接纳自己大鸟的穴眼,看着它不断收缩着穴口,喷出一股股骚气,王文山也不打算继续端详了,舌头一伸,狠狠的舔弄起沈曦穴眼,手也没闲着,凑到前面撸动着沈曦有些秀气的阴茎。 ? ???沈曦感受到一条灵活的舌头舔舐着自己屁眼的周围,接着一点点的深入,粗糙的舌苔不断向甬道里侵入,舔吸着肠壁,发出“滋溜滋溜”的吸吮声,沈曦觉得自己的像发烧一样滚烫,全身上下都软了,唯一能感觉的就是自己的屁眼被公公一寸一寸的舔开,侵蚀着肠壁得每一处,沈曦禁不住叫了起来,“爸爸……啊……好舒服……舌头……再深点……啊……” ? ???王文山听到沈曦的浪叫声便知道到时候了,於是,一边舔弄着,一边飞速的脱掉自己的裤子,掏出被冷落半天的兄弟,准备提枪上阵。 ? ???在地上实在是不方便他老人家发挥实力,王文山把跪爬在地上的沈曦一把抱起,冲着卧室快步走了过去,一脚踢开卧室的门,把沈曦扔在床上。 ? ???沈曦被王文山的抛投砸得迷迷糊糊,刚想起身,就被王文山压在床上,撕扯着他仅存的上衣,然後就是一丝不挂的躺在王文山身下。 ? ???王文山看着儿媳一身白花花的肉,恨不得把身下的骚货吃进肚里,他双手掰开沈曦的双腿,扶着鸡巴一举捅入以湿润无比的屁眼中。感受到厚实的肉壁一圈一圈的挤压着自己的大鸟,王文山爽得都想像狼一样吼上一嗓子。两个饱满的乳头就在眼前,王文山压在沈曦身上一口吸住一边得乳头,用舌头用嘴唇不停的玩弄着,下身更是没有一刻停下来,一个劲用鸡巴操干着沈曦的骚穴。 ? ???沈曦感受着自己的肠道被公公的大肉棒慢慢的挤开,肉壁像里面没见过鸡巴一样紧紧咬住王文山不放。胸前敏感点也被人挑逗着,全是像触电般,快感源源不断。沈曦放声大叫:“天啊……爸爸好厉害……不行了!嗯啊……用力……乳头也要……啊……啊!” ? ???真他妈够浪够骚!王文山都想不明白王军放着家里这麽个妖精不操,偏偏去外面打野食有什麽乐趣,不会是娶回家就是准备给自己用的吧!一想到这,王文山更兴奋了,腰动的更快了,仿佛要把沈曦操穿一样。 ? ???沈曦没想到王文山的体力比他儿子只好不差,粗大的鸡巴没一下都戳到他的敏感点,快感刺激得眼泪都流出来了,阴茎更是高高翘起,马眼里都被操出水了,沈曦挺着胸膛把另一个乳头凑到王文山嘴边,让人帮他吸乳。 ? ???王文山也不含糊,一口咬住嘴边的红艳艳的乳头,用牙齿不住的摩擦着,把沈曦爽得眼泪“劈里啪啦”的往下掉,张着嘴啊啊乱叫。 ? ???“我的好儿媳,爸爸老早就想操你了,嗯……看着你扭着大屁股天天在我跟前晃悠,我就想把鸡巴插进你的屁眼里痛快的操一顿,今天可让我给吃到了。说,爸爸操得你爽不爽?”说完又是一阵狠命的抽插,手也握住沈曦的阴茎,揉搓着沈曦敏感的龟头。 ? ???“爽……太爽了……大鸡巴爸爸好会操……再用力……把我操烂!” ? ???王文山一听这话也放心大胆的开操了,肉棒在肠壁内上下左右来回搅拌,顶的沈曦肥厚的臀肉一颤一颤的,腰扭得跟条白蛇似的,肿胀的阴茎也随着王文山的操干一甩一甩的,落下不少淫液,交合的穴口处也是湿哒哒的,房间里不停的回荡着“噗嗤噗嗤”的水声和肉体碰撞的“啪啪啪啪”声。 ? ???“不行了……啊……爸爸……我要到了……” ? ???王文山操弄的频率越来越快,沈曦的小穴也是越插越紧,沈曦甚至能感受到体内的肉棒还在不断的涨大,随着王文山一记有力的顶弄直戳肉壁的穴心,沈曦就看见一道白光,全身舒服的不断痉挛,一股股液体从身体里往外跑,高潮还没褪去,一股滚烫的精液直喷肠壁的瘙痒处,烫的沈曦直翻白眼。 ? ? 王文山已经好久没有什麽痛快过了,儿媳的屁眼就像一张小嘴不要命的吸他的龟头,就算射完精液,还是紧紧咬住他不放。王文山挺着半硬的鸡巴又在沈曦的肠壁里捅了几下才恋恋不舍的拔出来。 ? ???久未就受性爱滋润的沈曦被王文山操的全身酥软,四肢大敞的瘫在床上,布满精液的胸膛上下起伏,两个饱受蹂躏的乳头肿大了好几倍还泛着水光,两条修长的双腿微颤着,尤其是让人操干的屁眼更是红肿着,里面的肠肉都被操得外翻开,原本紧实的小嘴生生被干个小指头般大小的洞,王文山射进去的精液随着小洞往外流,一副淫靡的吐精画面。 ? ???王老爹看着骚浪的屁眼不住的流着自己的精液,鸡巴又硬得跟铁块似的,还想在那软洞里再捅一捅泡一泡。王文山伸出粗大的手指顺着沈曦穴口的褶皱处滑动然後一使劲插进一根把精液全部堵在里面。 ? ???“真骚!小曦,你可真是骚透了。” ? ???沈曦在心里翻个白眼,这老色鬼得了便宜还骂别人骚,不过这人体力真好。沈曦看着王文山胯下又恢复活力的兄弟,之前光挨操没有看清楚让自己这麽舒服的宝贝,没想到这规模比想像中的还大。 ? ???王文山的老兄弟足足有十八厘米长,不仅柱体粗长,连紫黑色的龟头都宛如鸡蛋般大小,阴茎不似常人一样笔直,顶部有些弧度,这方便操到穴内的敏感点,两个棕黑色的囊袋也不是一般的尺码。可以说这就是性爱中的利器。 ? ???沈曦盯着那雄伟的鸡巴,屁眼里又开始痒了,还管什麽骚不骚的,肠肉开始蠕动的剧烈了,不停的按摩着体内粗大的手指,拼命往里吸,沈曦浪劲来了,伸出舌头舔舔留在嘴边的涎液,扭动着身体,一脸饥渴的看着王文山,“爸爸,我好痒,屁眼里好痒,快来操操我。” ? ???王文山等的就是这话,抽出湿漉漉的手指,两手夹住沈曦的细腰把他翻了个个,让他跪爬在床上。沈曦也配合着趴在床上,撅高屁股,方便公爹的操干。 ? ???王文山两手掰开肥美的臀肉,冲着红肿的屁眼一插到底。充实的感觉让沈曦舒服的“嗯”了声。 ? ???体内的龟头疯狂的挤开密实的肠肉,直戳沈曦最骚的穴心,刺激的肠壁也开始自动分泌肠液,“咕叽咕叽”的搅动声越来越响,屁眼里被肉棒挤出的淫液顺着两人的交合处往下流,将私处的阴毛打湿,一片狼藉。 ? ???“天啊!好深……嗯……好舒服……爸爸……啊!” ? ???沈曦那又大又圆的屁股随着抽插前後乱颤,跟女人的乳房一样抖出花来了,王文山看着骚屁股抖出的肉浪,两眼通红,一手抓住一半臀肉使劲的揉捏,胯下更用力的往里操,两个阴囊把沈曦的白肉撞的泛着红光,激烈的抽插使沈曦的穴口处起了一层白沫。 ? ???“操死你!老子今天就把制服了,以後我和我儿子一起操你!看你这骚货还发不发骚了!” ? ???沈曦挺着王文山羞辱的话,一想到王军和王文山一起奸淫自己,屁股里的嫩肉动的更欢了,“啊……要……要爸爸和王军一起……一起操我……啊……好会操……” ? ???以後的事是成了,王文山边操边想,撩起沈曦的一条腿抱住,把自己的鸡巴全插进去,使劲的搅动。沈曦爽得嘴都合不上了,唾液不受控制的淌下来,他一手捻住肿大的乳头,一手撸着翘起的阴茎,屁股里还夹着王文山的肉棒,情欲味久久不能褪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