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感情的萌芽 「小磊,我们分手吧。我已经有了新的男朋友,他对我比你好。」当眼前的 女孩冷冰冰的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觉得自己简直就像是个小丑般被人玩弄。和 她好了四年,得到的却是这样的结局,这是我始料不及的,但我能做什麽呢?跪 下来求她,我是个坚强的人,从来没有向哪个人屈服过。 「好吧,你现在赶紧收拾好你的东西从我眼前消失。」 「对不起。」 「滚蛋,赶紧!」我的拳头捏得紧紧的。说完,打开电脑,习惯性的输入我 的用户名(godfather)上了情海。看着我一声不吭,她默默地收拾好 自己的物品离开了我们的家,永远的。 房门传来厚重的声音,我一下觉得自己无比的轻松,但这种轻松中却透露着 丝丝的无奈。吸了根烟,无神的看着窗外,我发现自己很渺小,什麽都没有了, 很可怜的那种! 正在我发呆的时候,手机响了,接起一听,?面传来妈妈的声音:「小磊, 在干嘛?怎麽半天才接电话?」 「没听到。」我无精打采的说着。 妈妈好像听出了什麽,「不对呀!你是不是有什麽事?」 「我和梅分手了。」还是那样的无所谓。 对面好半天没有声音,过了大概有十秒钟的时间,我听到妈妈说:「算了, 什麽事情过去了就不要再想了,刚好和你说一件事,我决定到你那去,顺便看看 你,明天记得去机场接我。」 我有气无力地回答了一声「嗯」便关了手机,重新回到电脑前,流览着一张 张黄色图片。看到一张张刺激的做爱图,我一下想到了梅,她的奶子是那麽的丰 满,嘴巴是那麽的灵活,每次都会把我的鸡巴吹得口吐白沫,还有她的小穴…… 越想越控制不了,随即掏出鸡巴,看着图片撸起来,直到精液喷射到显示幕上, 才晕晕乎乎的倒在床上睡死过去! 一觉醒来,看看表,顿时吓了一跳,什麽呀!睡了这麽长时间,妈妈都快到 了。於是,我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出了房门,打了的直奔飞机场。 来到飞机场,看着机场?人头攒动,我的脑袋都大了,正丈二和尚摸不到头 的时候,远处传来妈妈的声音:「小磊,妈妈在这?,快来。」 我循声望去,只见一个时髦的女郎,留着流行的大波浪卷发,身着一件紧身 羊毛衫,下身穿着黑色的薄纱短裙,脚踏一双时下流行的高跟凉拖,朝我快步跑 来,胸前迷人的乳房随着跑动的节奏,画出美丽的波浪,薄薄的短裙下一双迷人 的白腿简直让我觉得刺眼。(各位看客,主角出现) 妈妈的容貌和身段引起了在场所有观众的注目礼,「天……怎麽还是这样打 扮!」我无奈的挠挠头。 妈妈是一家着名美容机构的执行人,在我上初中的时候,就和爸爸离婚了。 但离婚後的妈妈简直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因为工作的便利,对自身进行了各方面 的修饰,令其身段和容貌都不是一般女人所能比的。常常听到妈妈公司的同事对 她评头论足,有些时候还可以听到一些男同事把妈妈当作性幻想的物件。 正因为这个原因,我在考大学的时候毅然离开了妈妈,离开了我呆了十八年 的城市,因为,我觉得妈妈是个彻头彻尾的骚货,当然这些话我是永远也说不出 口的。再次看到妈妈,我那种强烈的反感又再次涌向心头。 我快步走向前去,令我大吃一惊的是妈妈居然带了几大箱的行李,「你这是 准备干嘛呀?搬家?」我看着大堆小堆的箱子不满的说。 妈妈看着我不满的样子,眼?出现了感伤,轻声说:「小磊,妈妈知道你一 个人在外日子过得辛苦,所以妈妈把公司转给了我的一个朋友,来陪着你度过难 关。」 「什麽呀!谁让你多管闲事,我的事不要你管!」我气冲冲的头也不回地快 步走出机场。耳後传来妈妈的呼喊:「小磊……」 到了机场外,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渐渐的我觉得自己做得有点过火。回过头 去,看着妈妈低着头,手?拖着沈重的皮箱正举步艰难的朝前走,我忽然觉得妈 妈真的好可怜,一个人拉扯我长大,供我读书,可我却…… 我悄悄走上去,伸手拉起一个大箱子,对妈妈说:「妈妈,对不起,我们回 家吧。」 妈妈美丽的脸庞一下子变得充满了笑容,「这才是我的好儿子,妈妈没白养 你。」 「什麽呀!」真是的!! 在计程车上,妈妈关切的询问我的情况,我什麽也没说。到了家,我领妈妈 进了屋。「需不需要回避一下呀,我的儿子,你的房间一定连我落脚的地方都没 有。」妈妈笑着对我说。 「哪有呀,你进去看。」我立马反驳道。 门打开,妈妈走了进去,刚准备说什麽,忽然盯住了我的电脑显示器。我正 在纳闷,怎麽了?一下子想到,我走的时候电脑没关,而且!而且上面还有我的 精液!晕! 我立马跑到电脑前,映入我眼帘的是一张一个女人正在淫荡的含着一个男人 的鸡巴的图片!而我的精液不偏不倚刚好射到那个女的嘴上的位置。我赶紧把电 源线连根扯掉,然後嬉皮笑脸的对妈妈说:「没什麽没什麽!」 妈妈的脸红得像是被染了色,我低下头准备挨妈妈来我家的第一顿骂,结果 出乎我的意料,妈妈笑着说:「哈哈,小磊,长大了,很正常,不过要适量哦! 好了!你的房子真够乱的,我来收拾一下。」说完,妈妈来到窗前,一下子拉开 了窗帘,阳光一下子照亮了整个房间。 等我适应过来,跃入我眼帘的赫然是妈妈透明的短裙下那若隐若现的曲线, 我觉得头有点晕,立马转过头去,暂时不去想什麽! 妈妈好像一点都没有意识到什麽,笑着转过身对我说:「那我开始了。」随 即弯下腰开始收拾起东西来。 当我再次转过头去的时候,一下子觉得我的脑袋都炸开了,因为通过领口我 可以轻松的看到妈妈的大半个奶子。哦,好大呀!也许是因为内衣过紧的原因, 我甚至可以看到妈妈的大奶上那青色的血管,以及那令任何男人都会产生冲动的 乳沟。 要是把我的鸡巴插进那条乳沟,一定很爽!天,我在想什麽!我怎麽那麽变 态,她是我的妈妈!正当我的欲望和理智相碰撞的时候,妈妈转过了身,这一转 身直接让我的鸡巴不安分的挺了起来。 原来,妈妈的短裙由於过短,以至於从後面可以很清楚地看到裙内的一切。 妈妈穿着一条黑色蕾丝的丁字裤(因为我可以看到一条细线),两陀光滑白嫩的 屁股肉正诱惑的随着妈妈的动作交替摆动,隆起的阴阜一定很多毛,因为我甚至 可以看到从裤脚漏出的一小撮阴毛。 我那时的第一感觉就是,这麽美丽的屁股,要是从後面插进去,听着啪啪的 撞击声,看着自己鸡巴的进进出出,那种感觉一定很好。 说实话,我当时已经慢慢往前迈开了步子。忽然,妈妈的声音传来:「去帮 我把洗澡水放好,等下收拾完了,我顺便可以洗了澡。」 我一下子被现实拉了回来,狼狈的来到卫生间,打开了水管。听着流水声, 我觉得自己好肮脏,居然有这样龌龊的想法。等我放好热水,对妈妈说:「妈, 以後你就住在我的房间?,我去客房睡。」说完,头也不回的钻进了客房,躺在 床上。 我听到妈妈进入卫生间的拉门声,以及水流动的声音,我在想,妈妈现在在 做什麽呢?正在揉搓她那肥大的奶子,或是乳头?或是正在翻开她美丽的阴唇洗 涤?或是连屁股都掰开,洗着小小的肛门!?或是正在自慰!?我的天,魔鬼已 经占领了我的心。 过了半个小时的样子,我就听妈妈在敲我的门,「小磊,你也洗洗吧。」 「嗯,好的。」 我摇摇头,尽量保持平场☆态走出房门,映入我眼帘的是妈妈正在用毛巾擦 拭她的秀发。妈妈好像根本当我不存在,穿着一件薄得不像话的睡衣,而且连内 衣也没穿,可以清晰地看到粉红色的乳头正调皮的诱惑着我的眼睛,睡衣下大概 连内裤也没穿,因为我可以看到在妈妈的三角区赫然有一片黑色,我想一定是没 有擦干的原因,天! 我跌跌撞撞的来到卫生间,脱下衣服,准备来个彻底放松。正在这时,我发 现了一样东西,那就是妈妈留下的丁字裤以及内衣。 我颤抖着双手把丁字裤拿到手?,上面居然还有温度,我用两只指头把它摊 开,看到的是一个扭曲的绳子,上面有一些白色的污垢,我想妈妈的阴唇一定很 肥厚,所以才会把这条布带拧成这样!我的天!我受不了了! 我拿起内裤疯狂的闻着上面残留的气味,那种淡淡的略酸的有点骚的气味, 然後不可自拔的拿起妈妈内衣放在我勃起的鸡巴上疯狂摩擦。 妈妈,我爱你,我要插你,我要你!你的奶子,你的小穴,你的屁眼,你的 嘴巴,我都要!幻想着妈妈淫荡的在我面前用各种姿势迎合我的抽插,终於,我 射了,为了妈妈的第一次!! (二)感情的延伸 看着眼前涂满精液的内裤,不知道为什麽,总觉得有一种很深的罪恶感,但 是在这种罪恶感的深处,我又觉得一丝丝的刺激与兴奋,人都是矛盾的,特别是 遇到这种情况! 时间不容我多想,得尽快把善後的事情料理好,不能留下後患,如果被妈妈 发现的话,结果真不知道会变成什麽样子。 打开洗衣机,随手把我的衣裤以及那条妈妈的满是精液的内裤和内衣都扔了 进去,出了卫生间的门,回到我的那间客房,倒在床上就昏昏迷迷的睡死过去。 就在这昏昏迷迷中,我做了个奇怪的梦,梦到妈妈脱得一丝不挂,来到我床 前,扶起我棒球棒似的鸡巴,一口吞了进去,鸡巴在妈妈的口腔内不停的蠕动, 我甚至可以感觉到上面有很多的小虫在爬。 只见妈妈媚眼如丝,两眼中闪出一种奇怪的光芒,像是着了魔似的舔舐我的 鸡巴,我感到奇怪,为什麽那麽长的一根东西,妈妈居然能不费吹灰之力的全部 含完, 正当我快要喷射的时候,妈妈却一下子用力咬掉了我的男根,可我却一点都 不觉得疼,只是好奇地看着妈妈,只见妈妈诡异的眼神中透露着一丝丝的凶光, 鲜血不断地从嘴角流出。 「你是我的,孩子,你是我的,你永远也逃不出我的手心,你是我的,包括 你的鸡巴!」我一下感到无比的恐惧,大叫一声醒了过来…… 等我从紧张中回过神来,发现外面已经阳光明媚了,今天是星期天,应该多 睡一会,刚躺下不久,我就听到门外的敲门声,「懒猪,起床了。」 我一声没吭,想到反正妈妈不会闯进来,乾脆就这样继续睡一会,谁知我刚 闭上眼睛,妈妈就把门推开了。 「懒……」妈妈刚准备喊我,但声音却嘎然而止。我眯着眼睛一看,原来妈 妈正瞪着大大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我的鸡巴,那一对没戴上乳罩的奶子一起一 伏,显然,妈妈像是受到了很大的打击。估计有一分钟的样子,妈妈低下头走出 了我的房间,外面静悄悄的,什麽声音也没有,正在纳闷时,妈妈的声音又在外 面传来:「懒猪,起床了,今天是星期天,陪妈妈去逛街。」 我应了一声,随便套了条裤子走出了房门。 妈妈这时已经换好了行头,随意的大波浪卷发很自然的垂在肩部,一件领口 开得很低的连身裙衬托出妈妈美好的身段,那大大的乳房恰到好处的漏出了一抹 白白的肌肤,伴着若隐若现的乳沟,让人产生很多的遐想,白嫩的小腿肚下,一 双美脚引得我险些掉出口水,看着我呆呆的样子,妈妈很是得意,「怎麽样,你 老妈还是很会打扮吧?」 我故意装作不屑的样子说:「都那麽老了,干嘛还打扮成这样?」 「我老吗?」妈妈反问我,我没说什麽。 出了门,走在路上,妈妈问:「我昨天的衣服是你洗的?」 我一下子觉得额头上的汗直往下掉,不会是妈妈发现了什麽吧?「是……是 呀,怎麽了?」 我觉得妈妈脸上有点红,但还是很开心的样子说:「没什麽了!我的儿子长 大了,会帮妈妈做事了。」 「什麽呀,衣服以前都是我洗的。」我不服气地说。 来到车站,那?的人简直可以说是多得吓死人,我摇着头说:「星期天就是 这样的,而且这个时段特别难拦到计程车。」 妈妈说:「没关系,等一下就好了。」 车终於来了,伴着人潮我们挤上了公车。空气中混杂着各种各样的味道,由 于我和妈妈被挤在中间,所以我们只能面对面地站着,这种姿势实在难受。车子 开动了,我刚要调整一下姿势,鼻子?面忽然闻到了一股幽香,不用多说,这肯 定是妈妈的味道。 我低下头看着妈妈,那白净的脸上由於闷热的原因已经泌出了一排细汗,小 巧的嘴巴微微张着,大大的眼睛露出很是烦躁的表情。再往下,就是妈妈那对让 我魂牵梦移的大奶子了,现在姿势恰到好处,刚好把她们紧紧地挤贴在我胸前, 并且还不时地蠕动,由於过大的原因,有些肉甚至从领口处被挤了出来, 看着这美妙的物体,渐渐的,我的鸡巴开始不安分起来,很快就不经意的顶 到了妈妈的阴户上。 妈妈像是感觉到了什麽,转过脸来诧异的看着我,然後发现我正盯着她的乳 房,目露凶光。她很不自然地说:「小磊,你在看什麽?转过脸去。」我像是没 听到似的,继续目不转睛的看着眼前的肥肉。妈妈准备移动身体躲开我的目光, 可偏偏我的鸡巴已经硬到直接刺进了她的两腿中间,如果她现在要躲开的话,必 须移开我的鸡巴! 妈妈好像是再也受不了我的目光,终於用手准备拨开我的鸡巴。正在这时, 我顺手一下子握住了妈妈的手,此时就变成了我握着妈妈的手,而妈妈握着我的 鸡巴!妈妈怒目瞪着我。 我悄声对妈妈说:「妈妈,对不起,就一次,帮帮我!」 妈妈看着我难过的样子,於是低下头,红着脸隔着裤子在我的鸡巴上套弄起 来,时不时地催我说:「快点,马上到站了。」然後发现我正在不断地用胸口摩 擦她的乳房,就一声不吭地加快了手上的速度。 忽然,我拉开拉链,直接把妈妈的两只手放在了我的鸡巴上,妈妈惊恐地看 着我说:「小磊,你干什麽?」 我难过地说:「这样也许会快一点。」 我兴奋地盯着妈妈由於两臂并拢而出现的深深乳沟,顿时鸡巴又硬了不少, 妈妈好像也没什麽可以说的,於是双手也加快了套弄的速度。 看着眼前面红耳赤的母亲,那由於车子和双手不断晃动而形成的乳波,感受 着她那滑嫩的小手在我鸡巴上的摩擦,我心?涌现出了一股自豪感。妈妈,是妈 妈在替我打手枪,我性感的妈妈,在套弄我的鸡巴。 忽然之间,四周特别的寂静,我感觉周围除了我和妈妈,什麽都消失了,白 色的空间中,妈妈和我还是那样面对面地站着,可我们却什麽都没有穿,妈妈正 淫荡的看着我。约摸过了十分钟,我忽然感到屁眼一紧,一股热流直冲马眼,随 後就又回到了现实中。 妈妈低着头什麽也没说,但我可以看出,她的脸色相当的难看,两只手握在 一起,气氛变得相当紧张,终於。车到站了,我和妈妈随着人流下了车,妈妈转 过头来让我在她的包?拿张面巾纸,然後双手摊开,我发现?面全是我的精液, 妈妈一边擦,一边默默地流着眼泪,这下我可急了,我连忙上去对妈妈说: 「妈妈,是我不好,我错了!以後我改,你别哭了。」 妈妈转过脸来哭着对我说:「我就你这麽一个孩子,你为什麽不学好?我是 你妈妈,你知道吗?」说完这句话,妈妈头也不回的朝前走去。 我看着妈妈孤单的背影,觉得自己像是掉到了冰窟中,於是也恍恍惚惚的朝 妈妈的反方向走去,路过一家酒馆,二话没说走了进去,要了两个小菜,要了几 瓶啤酒,就这样苦闷的喝起来。 时间过得真快,不一会,天就黑了,数了数面前的酒瓶,才知道自己喝了十 来瓶,算了,回家了。摇摇晃晃的走在路上,看着满天的星斗,忽然有颗流星划 过天际,那种感觉让我想起了妈妈流过脸庞的眼泪,一种强烈的愧疚感弥漫在我 整个心肺,於是我快步朝家的方向奔去…… 回到家,妈妈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衣服也没换,依旧是那身性感的装束, 眼角处明显有泪痕,手中还拿着儿时我和妈妈一起的合影。我都做了什麽?我觉 得自己简直就是禽兽,竟然对母亲产生那种恶心的想法。 忽然妈妈像是做了梦,口中喃喃地说着:「小磊,不要离开妈妈,妈妈就你 一个亲人了,不要离开妈妈!」 我再也控制不住了,抱住妈妈大声哭起来。 妈妈从睡梦中哭醒,看着我泪流满面的样子,也紧紧抱着我说:「小磊,别 离开妈妈,是妈妈不好,妈妈不该骂你,妈妈是怕你变坏,是妈妈不好。」 「不,妈妈,是我不好,是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对不起!我错了!」 天空中,星星不停地眨着眼睛,也许连它也羡慕着这对母子! 时间就这样不断的推移,我和妈妈又变成了以往的那对母子,可自从那次以 後,妈妈在家?的穿着好像也注意了不少,内衣裤也是很快就洗好晾了起来,而 我也变得好学了不少。可有谁知道,在这样风平浪静的背後,却隐藏着巨大的变 化。 自从妈妈住进我家以後,我基本上就没什麽时间上网了,因为电脑一直在妈 妈的房间中,身为网虫的我有时候只能跑到网吧和qq?的浪女调情。 一个周末,妈妈对我说,她要出去一次,好像是做什麽美容。我点点头表示 无所谓,当妈妈一走,我迫不及待的来到妈妈的房门前准备好好的上上网。 刚准备开门,忽然,我的心魔又在作怪了。「妈妈的房间?,一定都是妈妈 的东西了,?面有妈妈用的、穿的,那一定还有上次的那条丁字裤,甚至还有更 多的!」我想。 鬼使神差的打开了房门,迎面扑来的是妈妈房?特有的香味,是那种我闻过 的香味,那种闻起来有点甜、有点暖昧的香味。傻傻地站了半天,我迫不及待的 走到了衣柜前,然後用颤抖的手慢慢打开了那扇诱惑我的大门,像是打开了潘多 拉的魔盒,映入我眼帘的是一套套整齐的挂着的外衣。 我翻了半天,什麽也没有。正纳闷的时候,我打开了一个小抽屉,终於,恶 魔出现了。我眼睛一亮,?面装满了花花绿绿的内衣裤,有蕾丝的,有薄纱的, 有直角的,有丁字的,有半罩杯的,有全罩杯的,有前扣的,有後扣的,简直就 是琳琅满目。 我迫不急待地找到了上次那条性感的黑色蕾丝丁字裤,然後拿起两条同样质 地的内裤包着我的鸡巴揉搓起来。 忽然,我在床头柜上看到了那张我和妈妈的合影,看着妈妈灿烂的笑容,想 着妈妈丰满性感的肉体,终於我把精液一股脑的射到了那张照片上,竟也涂满了 照片上妈妈的脸,感觉有点像是颜射。 疲惫之余,我在心底?产生了一个大胆的念头,那就是:得到妈妈,得到妈 妈的肉体、感情、全部,然後,好好的爱妈妈! 有了这个想法以後,我好像轻松了不少。我来到电脑前打开电脑,准备上q q,可让我奇怪的是,?面居然有一个我很陌生的qq号,因为在这台电脑上, 除了我的号和我以前女朋友的号以及一些我哥们的号以外,就没有人再用过。 除非,这是妈妈的号!!嘿嘿!终於可以有机会了解妈妈的内心了!摸着手 上妈妈的内裤,想像着妈妈性感的肉体正向着我招手,我露出了会心的笑。 於是,我立马拨通了朋友的电话,从他们的网吧中顺利提出了一台机子,以 飞快的技术搞定了所有线路上的麻烦,然後上了qq,把那串号码输进去,赫然 出现的是一个叫「缘聚散」的名字,这就是妈妈吗? 我快速的点击加入,看来妈妈刚学会上qq,因为根本没有通过验证,我就 很顺利地把她加了进来,打开资讯栏。 我激动得颤抖着双手,打上了下面这句话:「你好!很高兴认识你,能和我 聊聊吗?」点击发送…… (三)感情的深入 等我把资讯发出去以後,不知道为什麽!大脑一直处於兴奋状态!一直幻想 着妈妈的肉体离我越来越近,我和妈妈以各种淫荡的姿势交媾在一起,就连妈妈 什麽时候回来的我都不知道!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门外传来妈妈的声音:「小磊,你在做什麽?出来吃饭 了!听到了吗?」 我连忙从幻想中醒来,晃晃荡荡地走出了房门! 妈妈今天显得特别漂亮,一套很随意的淡紫色套裙把性感的身材修饰得格外 耀眼,胸前的两座乳房恰到好处的从领口处漏出来那麽一小片,透着深深的乳沟 更显得一丝神秘! 优雅的短裙刚好的膝盖以上三分之一处,雪白的大腿衬着翘挺得屁股更显得 妈妈分韵十足看着这美丽的一切,我的脸顿时通红起来。 妈妈看着我脸红红的样子,还以为我是不是热得快中了暑,关切地跑过来摸 着我的脸说:「小磊,你没关系吧,是不是生病了?怎麽脸那麽红?」 这一问不要紧,我一眼便看到了妈妈那近在我眼前的乳沟,伴随着阵阵的香 味,我真想现在就把鸡巴掏出来,告诉妈妈,我多麽需要她的肉体。 可现在还不是时机,於是我冷静了一下说:「也许是太热了,没关系的!过 一会就好了。」 妈妈好像觉得我对她那种不冷不热的表情很不满意。 「是不是妈妈做错了什麽?」 「没有了,」我笑着对妈妈说:「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妈妈。」心?面则是: 「你是世界上最性感的妈妈,最淫荡的妈妈。」 妈妈好像对这句话很是受用,开心地说:「当然了,我要是不好,你会那麽 优秀吗?好了!不说了!我们吃饭吧!」 在吃饭的时候,我心神不安的看着妈妈!想妈妈一般什麽时候才能上网呢! 於是,我就旁敲侧击的问:「妈妈,一般我上学的时候,你在家?做些什麽 呢?」 「还能做什麽!看看电视,听听音乐呀。」妈妈有点苦恼地说。 「哦,那晚上呢!?」 「晚上一般上上网,聊聊天。」 「原来妈妈也聊天呀。」我高兴得差点手舞足蹈。 「没事干,刚好前两天你许阿姨给我介绍了一个叫什麽OICQ的东西,说 在上面可以找人聊天,呵呵,不过挺有意思的。」 「那妈妈的网友现在已经很多了吧?」我紧张得问道。 「哪有呀,没几个人找我聊天的!」妈妈笑着说,「我都一大把年纪了,谁 还找我呢?哎,你问这个干什麽?」 我连忙打趣地说:「儿子还不是害怕你一个人孤单,关心关心你。」 「呵呵!你还真是关心我。」妈妈笑着把菜送到嘴?。 看着妈妈红嫩的嘴唇微微张开,把菜送到嘴?,我的小弟弟都快爆了。 「再忍忍,我知道你难受,到时候,那张小嘴会好好服侍你的。」我心?默 默想到。 吃完饭,和妈妈闲聊了一会,很快就以明天上课为藉口,早早地回到了我的 那间小客房,已关上门就迫不及待的打开了电脑,启动了QQ,看着「聚缘散」 黑色的头像,我焦急得真有点抓耳挠腮的感觉。 难道是我估计错误?又或者是我自己太性急,呵呵!碰到这样性感的尤物, 我想,不管是哪个男人都会性急。 正像当中,忽然听到了卫生间开门、关门的声音,原来妈妈准备洗澡,我说 呢!怎麽那麽长时间还不上网,搞了半天是在准备,等等,洗澡? 一个疯狂的念头冲出我的脑海,我还从来没看过妈妈的裸体,为什麽不乘这 个机会好好的欣赏一次呢?平时只是看到妈妈床衣服的身体,可脱光了的身子我 还是从来没见过的! 想着想着,我便从客房光着脚来到卫生间门口,?面传来水花四溅的声音, 我在想妈妈会不会像那些黄色小说或是录影?面那样,一边淋浴,一边自慰呢? 呵呵!好刺激哦!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我终於弯下了腰。(由於通气口在 门下面,只有弯下腰,趴在地上,只要卫生间?面开着灯,外面没看灯,那?面 的人是很难看到外面的情形。) 当我真真弯下了腰的时候,我才知道,小说都是骗人的,什麽很胆大的冲进 去。 那都是在吹牛,因为当时我的心简直跳到了嘴?,试想一下,儿子偷看妈妈 的裸体,能不紧张吗? 终於,让我看到了妈妈?我觉得那一时刻,时间好像停止了。妈妈把头发挽 成一个结盘在脑後,耳後垂着几缕青丝,因为沾上水的原因,紧紧的贴在美丽的 脖颈上。 第一次看到妈妈的乳房,我才知道为什麽男人们一体乳房就像找了魔似的, 妈妈的奶子虽然有点微微下垂,但确实够大,更可贵的是,她不像其他奶子大女 人,奶子向两边分开,而是恰到好处的挤在一起,自然形成了一道美丽的乳沟, 这更加坚定了我日後一定会把我的鸡巴毫不留情的插在?面,享受那对豪乳所带 给我的刺激。 眼光继续往下,看到的是妈妈有点隆起的肚皮,虽然说是隆起,但好像正因 为这一点,才使得妈妈更充满了成熟女人的味道,再次就是那黑色的禁地。 呵呵,原来妈妈的毛长得那麽茂密,怪不得会从裤衩?冒出来,听人家说, 阴毛张得多的女人性欲旺盛,不知道妈妈算不算是这种,要真是这样,我想我就 享福了! 正在幻想中,只见妈妈以一个美丽的姿势转过身去,然後把一只脚放在马桶 上,拿起浴花到上沐浴露开始擦拭她雪白修长的大腿,我想,那双美腿如果着上 丝袜和我做爱,一定会让我精力更加充沛。 等妈妈把浴花擦拭到脚的位置,由於弯下腰,所以,我终於看到了我们梦寐 以求的东西,那就是妈妈的小穴,和屁眼。 妈妈的小穴看的不是很清楚,但可以看到由於水流的作用,那些长而密的阴 毛都拧成了一股,静静的挂在妈妈的大阴唇下,在往上一点就是妈妈的屁眼,小 小的洞口一点缝隙都没有,周围有一些细细的茸毛,那些褶皱就像是太阳光似的 向周围发散,一直发散到我的心?。 我这才发现,妈妈的屁股和其他女人根本就是两个概念,其他女人的屁股有 些虽然很翘,但却夹得很紧,这是我最不喜欢的类型, 因为,如果用小狗交的方式,那种刺激感会大大的降低,而妈妈的屁股则不 然,即多肉挺拔,而且站直也能看到小穴的位置,也就是所谓的葫芦形,呵呵! 我想要是从後面干着妈妈的潮湿、柔嫩的小穴,看着肥大的屁股肉随着我的 撞击产生出一丝丝的肉浪,美丽的肉腔被我鸡巴带进带出,妈妈转过头,有那种 既哀怨,又淫荡的目光看着我,并不时伴随着妈妈的哀求声,肉体的撞击声,以 及那种液体互动所产生的吱吱声,那将是多麽美丽的一幅画面。 而且妈妈屁股的特别还可以玩「立杆」,正是爽到家了! 我正在一边幻想,一边摸弄自己鸡巴的时候,发现妈妈已经开始穿衣服了, 赶紧又颠着脚,小心翼翼地回到了客房! 到了客房坐在电脑前心不在焉的上了情海开始流览图片,以及文章,自从我 对妈妈产生特别的感情以後,我对乱伦的图片和文章都很感兴趣,当我真看着《 雪白的屁股》过瘾的时候,忽然,从QQ?收到一条资讯。 「你也好,很高兴能和你聊天。」 我看了一下署名,「聚缘散」,我的妈妈,我刚才偷看洗澡的女人! 我高兴得险些流出眼泪!连忙放下所有事情开始专心起来,我想我考大学的 时候都没有那麽专心过,「我也是呀,你收到了我的资讯?」 「是呀,刚一上线就看到了。」 妈妈的打字速度不赖呀,我再想:「呵呵……」 「…………」 就这样,我和妈妈在网上成为了无话不说的朋友,基本上每天都会这样聊聊 天,聊聊自己的想法,以及这段时间的生活状况。 虽然我每天都像把事情切入正题,但经验告诉我,什麽事情不能着急,所谓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就是这个道理! 很快的,一个月过去了,妈妈好像已经对我完全信任了,有些时候我故意不 上网,妈妈都会发出很多的留言,说这两天我没上网,还以为我把她忘了。终於 有一天,我把话题引到了我的计画上。 「我们认识好像快一个多月了吧!这段时间你对我有什麽感觉?」我试探得 问。 「呵呵,好朋友呀!和你聊天很开心,那你对我什麽感觉呢?」妈妈还是那 麽矜持。 「我发现我喜欢上你了。」我大着胆子打出这句话好半天,妈妈什麽话也没 有回,我开始暗暗後悔,是不是有点操之过急了。 正想着,妈妈的资讯又来了,「我比你大好多,我都可以当你的妈妈了,你 为什麽会喜欢我呢。」 「喜欢一个人有理由吗?再说我对成熟女人有特别的好感!」 「为什麽?」 「因为成熟女人有一种特别的味道,而且……而且经验比较丰富……」顺手 我打了一个害羞的表情。 「你说的经验?………具体是什麽经验呢?」妈妈也打了一个害羞的表情, 看来妈妈很聪明,已经知道我的意思了,哈哈,天助我也。 「就是身体上的经验。」我无耻的打上了这句话。 自从这条资讯发出去以後,妈妈一直没有回资讯。 「你生气了吗?」我紧张得问到。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我都有点儿想关电脑的时候,终於,妈妈发来了一条短 信,「你是个坏蛋……搞得人家坐立不安。」 看来,妈妈确实对我这个虚拟的人有了感情。 「为什麽坐立不安呢?」 「你知道的……坏蛋、、」 我觉得我的鸡巴在一点点的勃起,我发觉,我可以和妈妈虚拟得来上那麽一 次。 「亲爱的,你现在穿的什麽呢?」 「一件睡衣。」 「?面呢?」 「你好坏……一条内裤。」 我兴奋得幻想着妈妈现在淫荡的样子。 「没有带奶罩?你的奶子大吗?乳头硬了吗?」 「嗯,硬了,我的奶子很大。」 我兴奋得一边掏弄着鸡巴,一边对她说:「我也是,你在摸你的奶子吗?你 的裤衩一定是丁字形档!」 「嗯!我使劲的揉搓我的奶子,哦…………好舒服!你的硬了吗?你怎麽知 道我穿得丁字形档!」 「呵呵!你说的我什麽硬了?我当然知道你穿得丁字形档!而且还是黑色的! 因为你是我的小骚货。」我兴奋得说出了我一直想说的话,也许妈妈被这种近似 於表态的语言很感兴趣。 「你好讨厌,骂人家是骚货,不过……不过我喜欢你这样,还有,你到底硬 了吗?」又是一个红脸。 哈哈,成功了! 「小骚货,你到底说什麽硬了吗?」 「你的……你的……你的鸡巴!讨厌了……」 第一次从妈妈嘴?说出这些脏话,那种感觉简直让我差点当场喷出。 「是呀!好硬的!你喜欢吗?喜欢的话!过来舔一下吧。」我得寸进尺得说 道。 「讨厌,让人家吃你的鸡巴,好嘛!我吃,哦!你的鸡巴好大呀!我的嘴巴 都装不下了!」 「骚货,叉开你的腿,我要插你,插你的小穴,插你的屁眼!」我大声的命 令着妈妈。 「屁眼也要?你好变态。」妈妈好像也很兴奋。 「把你的手当成我的鸡巴!快点插,两个都要插,这样才是我的好骚货。」 「好嘛……你好坏,哦……好充实,你的鸡巴好大呀……哦……屁眼好疼, 温柔点好吗?哦……不行了……」妈妈好像是快要到高潮了,打字的速度也是越 来越慢。 我连忙也加快了掏弄的速度,「骚货,我插死你!插、插、插!」 「来……快点……插我……哦……好舒服……你好强!!!」 ……………… 就这样,在我们母子了得浪声淫语中,我和妈妈同时达到了高潮,而且,我 在虚拟世界中还把精液射到了妈妈的嘴?,妈妈还淫荡的吃了下去。 高潮过後,我终於动情地发了这麽一条资讯:「我爱你,知道吗?我真的爱 上了你。」 妈妈那边好长时间没有回话,「也许我知道你爱我,但是,我不能爱你,我 喜欢你,可我不能爱你,请理解,我下了,88。」 收到这句话,是我刚刚差生的热情全部付之一炬,我感到灰心,为什麽呢? 为什麽在网上妈妈都不接受我的爱!为什麽?我该怎麽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