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年过去了,一直很想写这个故事,由於工作的烦恼,生活的压力,一直没 有时间真正坐下来,今晚好不容易能够静下来,让我能够有机会讲述这个真实的 故事。 ? ? 其实看过很多乱伦的故事,但感觉都不是真的,过分的夸张,甚至可以说是 胡编乱造,其实现实没有那麽夸张,但真有发生…… ? ? 这个故事不是发生在我身上,而是在我一个兄弟的身上。 ? ? 其实我和他共事多年,也一直不知道这个事情,直到有一天我和他一起出基 层出差,基层的同志很热情,那天晚上喝得太HI,他喝高了,我们两个住一个 房间,回来後他已经思绪不清了,还扬言继续和我再搞几瓶啤酒,我不胜酒力, 不敢和他再喝酒,於是我提议讲点故事吧。 ? ? 开始还只是讲点出差的一些风花雪月的故事,讲得还挺高兴,讲着讲着不知 道突然一下子变得沈默了,非常难过。 ? ? 我问他为什麽,他一直在摇头,并且喃喃的说:「怎麽会有这种事情发生, 这种事情怎麽能发生在我身上?」 ? ? 我忙问怎麽回事,他起初不愿意讲,但在我强烈要求下,他还是讲了,但他 有个条件,就是故事只能到我这里,并且让我保证不外传,几年过去了,我还是 履行诺言,没有外泄过。今天在这里讲也当然不提及他,只是把它当故事一样给 大家分享。 我的这个兄弟都是某市政府部门的职员,他姓马,就叫他小马吧。 ? ? 他的老家A县人,父母及亲人大都在A县工作,而他刚参加工作时,却分到 了离他老家有200多公里远的B县,并且在B县结了婚,他的老婆也是县政府 干部。 ? ? 2006年他由於工作出色,被调到C市(B县的上级)工作,C市离B县 150公里。这样他们两夫妻从2006年,就开始做起了周末夫妻。2007 年他老婆怀孕,并在年底生了一个可爱的女儿。 ? ? 小马的老婆姓淩,比他小8岁,小淩身高1.55米,不算很漂亮,但她身 材丰满,皮肤白皙,还有一双水汪汪的眼睛,但是她绝对是很正经的妇女。 ? ? 她属於那种围着家庭转,一天三点一线工作的人。她休完产假後,小孩子没 有人带,夫妻俩商量了一下,让小马的父亲带小孩。 ? ? 小马的父亲在A县原来是某小学的语文老师,为人正派,思想属於比较保守 那种人,2006年退休,小马的妈妈也是小学老师,比他爸爸小6岁,因而母 亲没有办法和父亲一起来照顾小淩及孙女。 ? ? 故事就这样开始了…… ? ? 小马父亲虽然退休,但身体还很好,每天早上都起来跑步锻炼身体。小马父 亲到A县後,把家务还有孙女都照顾非常好,让小淩非常的满意,在别人面前都 夸奖她家公能干,什麽家务活都不让她担扰,虽然和小马分居,但仍然感觉十分 幸福。 ? ? 白天由小马父亲照顾孙女,晚上一般由小淩来照顾。 ? ? 所以老马晚上比较有空,然後他就到各种街道去走走。就这样走走,但走出 事了。老马身体还很强壮,而老婆又不在身边,孤独寂寞是难免的,晚上有时候 总让他难以入眠…… ? ? 有天晚上,老马散步路过一个发廊,经不住路边女小姑娘的诱惑,进了发廊 了,看上了一个漂亮的姑娘。 ? ? 小姑娘身材苗条,胸部丰满,还有一对可人小酒窝。小姑娘穿得很性感,短 裙掉带,露出洁白的背部和小腿。 ? ? 老马看着这小姑娘下体就硬起来了,他来A县两个月了,老婆不在身边,没 有机会排泄,真的挺难受。 ? ? 小姑娘很老道,一看就知道老马性饥渴,就直接跟老马说,大叔一次一百, 带套,干不? ? ? 老马看了小姑娘,吞吞口水,说,成交。 ? ? 小姑娘带老马进到包间关起门来,就把自己脱光了,两个乳房在胸前乱跳。 ? ? 老马看得差点流鼻血,赶忙把自己也脱的精光,这时老马的鸡巴像一条愤怒 的眼睛蛇,屹立在小姑娘的面前,小姑娘笑笑说:「大叔,你的鸡巴还真不赖哦, 挺威风,赶紧来吧!」 ? ? 老马冲过去,把小姑娘压在身下,双手不断搓小姑娘丰满的双乳,然後又用 嘴巴吸吮着小姑娘的乳头,小姑娘摸摸老马的头笑笑说:「大叔,以前没有喝够 吗?喝吧,喝它个够!」 ? ? 在老马的努力下,小姑娘也开始有点动情,但小姑娘只是想快点完事收钱, 而老马却像欣赏一件宝物一样慢慢弄,小姑娘的慢慢动情了,呻吟声逐渐加大。 ? ? 老马觉得时机到了,把它鸡巴一挺,插入小姑娘的阴道,小姑娘大叫一声: 「大叔,你的东西怎麽那麽大,那麽长呀?」 ? ? 老马边用力插边用手揉乳房,叫到:「爽吗?小妹妹。」 ? ? 小姑娘:「爽呀,大叔,用力插我呀!」 ? ? 小床吱吱的响,床上啪啪抽插声,演奏出一曲的动人人肉大战歌曲。 老马在最後的关键时候冲击了一百多下,感觉全身舒麻,大吼一声「爽!」 一股热精冲向小姑娘的阴道,小姑娘也在哪里大叫,「啊……啊……啊……」混 身颤抖! ? ? 激情过後老马穿好衣服,从钱包中取出一百元钱来给小姑娘。 ? ? 小姑娘笑笑说:「大叔你真厉害,我好久没有来高潮了,今天你竟然肏到我 高潮,谢谢你,所以我只收你五十元,欢迎下次你再来找我!」 ? ? 老马很是感动,并承诺说下回还会找她,然後就带着满意的心回家了。 老马回到时已经十二点了,小淩和孩子都已经睡了,老马小心翼翼的开门进 去。 ? ? 小淩睡觉的时候一般都不会关门的,只是掩着门,她怕她睡着小孩子醒不知 道。 ? ? 老马准备进房间的时候,听到孙女的哭了,而且逐渐哭得厉害,但小淩却好 像睡着了。 ? ? 没有办法,老马只好进入小淩的房间,打开房间的灯,走到小淩的床边,想 叫醒小淩,这时老马看到小淩平躺在床上,摆成一个大字型,衣服一边漏出白皙 的一个乳房,没有穿长裤,下身只穿一件黑色透明三角裤,基本可以看见阴毛, 由於双脚打开,阴毛从三角裤的两边漏了出来。 ? ? 老马看着,心跳不断加快,一阵脸红,但鸡巴却不自主的挺了起来,把裤子 撑得老高。老马伸手想去摸,但理智告诉他,这是他的媳妇,而且他为人师表, 怎麽能有如此肮脏的思法呢? ? ? 於是他收起了他激动的手,他从床边的沙发拿起一床单,盖在小淩身上,然 後抱起小孙女,走出小淩的房间到客厅来给小孙子冲牛奶奶。 ? ? 小孙女喝到牛奶就不哭了,小孙女喝完又睡着了,这时小淩也来了,发现小 女儿不见,但自己身上却多了一床床单,脸不禁一红,知道自己不穿长裤子的样 子肯定被家公看见,心跳不禁加速,下身不禁一热,内裤湿了起来。 ? ? 的确,老公由於出差,也好久没有肏她,心还真的痒痒的…… ? ? 小淩起身,把上衣脱掉,套了一件裙子就走客厅。对家公说:「爸,真不好 意思,虎妞醒我竟然不知道,让您麻烦了!」 ? ? 老马?头看看了媳妇,眼睛睁得大大的,原来小淩穿的裙子上半身竟然是透 明的,媳妇两个大大乳房就在眼前晃来晃来说去。 ? ? 老马吞了吞口水,说:「你太累了!」 ? ? 然後又直瞪瞪看着媳妇的胸部,小淩发现了公公直瞪她的乳房,脸也红了起 来,下身也变得很湿了……小淩抱虎妞就回房间睡了,但一直睡不着觉,心里总 是空空的…… ? ? 这样平淡的过了一个星期,老马又经不住诱惑,又去那家发廊找那个小姑娘。 ? ? 但这次却出事了,就在他和小姑娘翻云覆雨的时候,被员警叔叔破门而入, 逮了下正着。嫖娼证据确着,认定为嫖娼,罚款三千元。 ? ? 老马没有那麽多钱,员警说没有钱就拘留15天。 ? ? 天啊,把老马吓坏了,怎麽办? ? ? 员警让他选择,拘留肯定很掉面子,而且会满城风雨,到时候还真无地自容, 但身上又没有钱。急死他了,打电话给媳妇?太丢人了,不行的。 ? ? 其实员警也好坏的,对人拘留对他们没有好处,收到罚款才有用的。於是员 警就在那里耗等着,因为员警相信会有人找他们的。 ? ? 过了一点多,媳妇小淩见一点多家公都没有回来,很是担心,心想一般家公 出去都不会超过12点的,怎麽今晚一点多还没有回来? ? ? 於是拨打了家公的电话,但接电话的不是家公,而是员警,员警就是等这个 电话,於是就说你的家公嫖娼,赶紧来钱来交罚款,要不就拘留15天。 ? ? 小淩一听原来家公是去嫖娼的,心里很是气愤,不想去交罚款的,心想这个 老不死,竟然出去风流,不理他!但又想平时他对自己和女儿照顾都不错,而且 是自己把他和他老婆的分开的,感觉自己也很责任。没有想到家公60几岁还能 做这个事,突然想起上回他看她的胸部眼直直的事,心头不禁一热,下身也湿润 了起来。小淩决定去交罚款。 小淩交完罚款,员警就把老马放了。 ? ? 在回家的路上老马不敢?头看小淩,像个做错事的小孩,跟着小淩回家。一 路上小淩一句话都不说,让老马心慌死了。 ? ? 一进家门,小淩碰一声把门关起来,老马心里也悬起来,知道肯定是被骂的。 马上想解释:「小淩……」 ? ? 刚要开口,小淩就狠狠地说:「先去洗澡,乾净回来再解释。」 ? ? 老马知道媳妇嫌自己脏了,只好浴室去洗澡,由於害怕,竟然忘记关门就在 那里冲水。 ? ? 沙沙的流水声引起了小淩的注意,小淩往浴室看,看见家公竟然不关门,心 里骂到这个老不死,竟然敢不关门! ? ? 这时他留意到家公身材还是那麽好,还有强健的胸肌和腹肌,尤其是下身, 没有博起的状态下竟然比自己老公还长,心头不禁一热,下身又湿了起来。 ? ? 然後小淩想想,家公身体还那麽好,自己就把他和家婆分开,的确是自己的 不对,家公有需要是正常的,所以他去嫖娼是也正常的。就像这段时间自己老公 出差几个月,没有得碰自己,自己见到男人也心痒痒的。 ? ? 此时老马穿好衣服走出浴室,才发现自己没有关门,很是尴尬,而且知道媳 妇肯定看见自己,老脸也禁不住红了起来。 ? ? 老马小心翼翼走到小淩旁边,胆战心惊的地说:「小淩,真不好意思,我下 流、卑鄙,让你丢脸了,求你不要告诉小马,否则我真没有你见人了。」 ? ? 小淩顿了顿,说:「爸,你坐下来说吧,是我不好了,是我把你和妈妈分开 才造成这样,我理解您,我不会告诉小马的,但以後不要去那种地方,太脏了, 那些小姐为了钱,一天不知道要跟多少个男人干那种事哦!」 ? ? 老马很激动,媳妇竟然没有怪自己,哽咽的说:「谢谢你,小淩,谢谢你理 解爸爸,以後爸爸不会再去,爸爸发誓!」 ? ? 「不去就好!」小淩又接着问:「爸你每次去都有带避孕套吗?不带真的很 会危险的。」 ? ? 老马:「都带的。」 ? ? 「那就好!」 ? ? 小淩想了一会?:「爸爸没有想到你身体还那麽好,还可以跟小姐搞,我都 以为爸爸应该没有这方面的要求了呢?那麽我问爸爸,刚才您和小姐完事了吗?」 ? ? 「没有,正在干的起兴呢,员警就冲进来了。」 ? ? 「小姑娘还很年轻吧,挺插得舒服吧?」小淩笑笑问。 ? ? 老马心里纳闷,媳妇怎麽这麽问,到底什麽意思呢?只好尴尬地说:「嗯, 舒服!她皮肤白皙光滑,富不弹性,两个乳房也很大,尤其下面,紧紧的,比我 那老婆好多少倍,一看到她脱光就会有冲动感。」 ? ? 「那讲讲一下你怎麽干她的?」 ? ???老马本不想说的,但想把柄在人家手里,就像砧板上的鱼,人家想怎麽切就 怎麽切,就说吧。 ? ? 「谈好价钱後,那小姑娘脱下她的身上吊带上衣,再脱下短裙,两个雪白乳 房就展现在我眼前,让我有想吸吮的冲动,小姑娘的下身穿黑色蕾丝丁字裤,前 面的阴毛基本上都能看得见,小姑娘卧在床上,打开双腿示意我过去,我冲了过 去,双手抓住小姑娘的雪白双乳,不断揉呀揉,小姑娘慢慢的叫了起来,然後我 又用手去摸姑娘的阴户,那里早已慢水流成河,全部湿完了,我用一只手指插入 小姑娘的阴道里,嘴巴吸着她的乳头,然後用手直捣她阴道的深处,她的淫水不 断流出来,声音也越来越大,她的声音鼓励我用更大的力量去抚弄,这时突然大 叫一声,双脚紧夹住我的手,一股热流流了出来,呻吟不断,喘气不断,这时我 发现,床上床单全部湿透了一大片,我的鸡巴也坚挺到了极点,赶忙带上避孕套, 挺直腰,一下子就挺入小姑娘的阴道里,她享受的叫一声,说道大叔,真舒服, 请用力点,我在她鼓励下,不断用力插她,啪啪的响着,过了大概二十分钟,我 觉得越来越舒服,知道要射了,我就加大力度与频率,没有想到在最後关头的时 候,员警冲了进来,员警大叫一声,我一子便萎缩了,後面就被员警带去派出所 了。」 ? ? 小淩听着听着,脸部通红,下身已全部湿完了,幽幽地问道:「那您刚才没 有射,没有得舒服哦,被员警一吓,全部都萎缩了,不会造成性无能吧?」 ? ? 「不知道哦!」老马说道。 ? ? 「那爸你过来一下,让我来帮你看看,是不是得了性无能呢?」 ? ? 老马呆征了,看着媳妇通红的脸,想过去又不想过去,但想着有把柄在她的 手里,就过去了。 ? ? 小淩这时把手伸进老马裤子,老马吓了一跳,想挡住,但又不敢,她可是自 己媳妇呀,自己又是老师,怎麽能这样呢?不知道怎麽办好,所以只有随小淩摸 了,小淩摸着便叫到,「爸的东西可真大哦,竟然比小马大多了!」 ? ? 摸着摸着,老马的鸡巴硬了起来,龟头也在暴涨,涨到有鸡蛋那麽大,而且 热得发烫,小淩笑嘻嘻地说:「看来爸爸没有被员警吓得性无能哦!」 ? ? 说完便把手拿出来了,然後害羞看着老马说:「爸,你看我漂亮吗?」 ? ? 老马不敢不出声,只是眼定定看着满脸通的媳妇,接着小淩又说:「爸,你 看我丰满吗?」 ? ? 边说边把上衣扣子打开,露出了白皙的丰满的两个乳房,原来媳妇没有带胸 罩,老马一阵激动,但还是不敢表露什麽,不知道媳妇心里想什麽,因为儿子有 差不多三个月没有回来了,但理智告诉他不可这麽做。 ? ? 老马没有说什麽转身走他自己的房间,把门关了起来,靠在门後,心仍然蹦 蹦跳着…… ? ? 小淩没有想老马会突然转身回去,留她一个人在客厅里发愣,但不知道怎麽 的,这时她却突然好想有个男人操她,她下身都湿透了。 ? ? 这时她做一个大胆的决定,她把裙子脱下,只留下那件黑色蕾丝透明的三角 裤,而三角裤已经湿透了,内里的阴毛都看得见了。 ? ? 她移步到老马房门前,咚咚地敲门,敲了好久,老马不应也不开门,这时小 淩生气了说:「爸,你再不开门,我可要将这个事跟小马说了!」 ? ? 这句话果然奏效,老马开门了,映了他眼帘的是小淩几乎全裸的身体,雪白 丰满双乳,修长的大腿,老马立即呼吸加速,面色通红,鸡巴也挺直了起来,把 裤子顶了起来,老马想说话,可却不知道说什麽,不断吞口水。 ? ? 倒是小淩说:「爸,你有需要,你都可以要那种小姑娘,难道不可以要我吗? 我给你,以後别去找那种小姑娘了,那些地方都脏的!」 ? ? 老马一阵眩晕,冲过来抱住小淩,小淩被抱住的刹那,混身发抖,说不出话 了,老马用双手抓住小淩的乳房不断搓揉,然後喃喃地说:「不比小姑娘差!」 然後再继续用力搓揉,老马又用嘴马去吸吮乳头…… ? ? 小淩大叫了起来:「啊……啊……」然後说,「爸,到床上吧。」 ? ? 老马把她抱到床上,然後脱下她的三角裤,一只手伸进她的骚穴里。 ? ? 小淩身子一挺,老马一根手指插进阴道了,老马是真老马识途,手指直捣黄 龙,左转转,右转转,直搞小淩淫水直流。 ? ? 小淩呼吸越来越大,老马知道她要来高潮了,加快手动的频率,小淩在哪边 大叫:「爸,别停,用力吧,啊……啊……舒服……肏我呀,爸爸……」 ? ? 突然身体一挺,双脚紧夹住老马的手,同时双手抱住老马的头,大口大口呼 气,直喊「舒服……啊……」 ? ? 老马知道她来高潮了,将手抽出来,双手轻轻抚摸她的全身。然後老马脱下 自己的衣服和裤子,鸡巴在小淩的淫叫声中早已挺立得一柱擎天,龟头暴涨的如 鸡蛋。 ? ? 小淩这时已缓过气来了,用手抓住老马的鸡巴说:「好大,好硬,好热哦, 来吧,插进来吧,爸爸……」说罢张开双腿。 ? ? 老马腰一挺,把鸡巴插了进去,小淩呻吟的叫了一声,「啊……」老马用胸 部压着小淩丰满双乳,下身狠狠的插着小淩的骚穴…… ? ? 小淩舒服得只叫,「好好,爸爸,你真厉害也,比小马还好!用力肏我吧。」 ? ? 老马在小淩的鼓励下,不断的卖力耕耘儿子耕耘过的土地,小淩的呼吸越来 越急,老马知道她又要来了,加大力度和频率,床在吱吱咋咋叫着,声音在啪啪 响着,在大力加速100多下後,小淩也在大喊:「用力吧,射吧,射到我里面 来吧!」 ? ? 老马感觉快感觉上来,一股热浪冲腹冲出来,老马大吼一声:「啊……」全 身抽搐,下身死死顶住小淩下部,要把最後一滴精都射进她的骚穴里…… ? ? 从那次後,只要小马不在,他们就两个就睡在一起,过着夫妻般一样的生活, 他们有时候在早餐的时候干,有的时候是洗碗时候干,有时候是中午,总之,干 得小淩脸色也娇嫩红润。 ? ? 直到有一次小马出差提前回家,才发现了这个事情。 ? ? 那天小马出差路过B县时已晚上一点,小马不想打电话给小淩,想给她一个 惊喜,没有叫门自己进屋时,却真得到了一个惊喜。 ? ? 小马发现自己房间有男女呻呤喘气的声音,并且知道那是干什麽的声音,而 且就在进房间的时候,小淩大喊一声:「射到我里面来吧!」 ? ? 大怒火中烧,啪一把房间的灯打开,映入他眼前的一幕让他惊呆了,他的老 爸正在骑在他老婆身上,她老婆的双腿正夹他爸的屁股,两人被灯光一亮也停住 动作,这一刻时光停了,大家好久都不出声,小马怒气冲天冲了过去,对他老爸 踹一了脚,「你这个老不死,你竟然敢干自己儿媳妇?你是什麽人?你还是个老 师呢?你这个畜生!」 ? ? 老马自知理亏,下床拿起来衣服溜回自己房间了。 ? ? 倒是小淩面对怒气冲天的小马时很沈着,没有表现出惊慌的样子。她披了件 睡衣,坐在床边说道:「你想大叫呀?想叫邻居们都知道呀?能听我给你解释, 好吗!」 ? ? 小马听到此,竟然有点心虚。 ? ? 「你把你爸从那边叫来本就是个错误,你老爸身边还那麽好,你却把它和你 妈妈分开了,这难道不是你的错?你老爸孤单寂寞的时候去找了小姐,被员警给 抓住,我去领了回来,後面我才知道他还是有需求,我觉得他去找小姐脏多,所 以就给他了,而且你自己也知道,那时候你出差了三个月,我是个正常女人,不 是木头,我也有需要啊,而且是给你老爸而已,我又没有去偷别人。你老爸生你 养你,还帮你带女儿,她搞一下你老婆又怎麽了?」 ? ? 小马被她老婆说得哑口无言,所以自己的苦水只能住肚子里吞了。 从那以後,小马好像默许这个事了,只要小马不在,老马就顶位,但老马毕 竟是有文化的人,他也不过分,做到一家人和谐相处,其乐融融…… ? ? 当然,如果没有小马酒醉,或许这样真实还故事我还真听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