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一個大二的寒假,好不容易等到了年節,正要隨父母下南部去見我好久不見的表哥,以及已分手的前任女友雅娴的前一天,一場大雨讓沒帶傘的我成了病奄奄的落湯雞。

  “你呀,好好的叫你帶雨傘你不帶,看吧,現在倒下了。”母親把我念了一頓,說明天我不行跟她去,得待在家里養病。

  看完醫生后,醫生居然說我的病情可能會引起肺炎,得多個人照料,不然就有可能會更嚴重。

  “玉妍,你明天就留下吧,你的壓歲錢我多兩千塊給你。”經不起父親的金錢誘惑,妹妹玉妍就乖乖的和我渡過一個無聊的大年初一。

  “小妍…我要喝水……”不知道是病人和老人都起得早,還是我已經是老人了,早上七點零四分,我有氣無力的喚著我的妹妹。

  “……”

  “小妍……”

  “……喔……等一下。”小妍的聲音聽起來不比我有力,看樣子她可能很晚才睡。唉,我這麽大一個人了,還要吵醒我高三的妹妹幫我倒水,真是越想越悲哀。

  一兩分鍾后,小妍穿著睡衣、手上拿著溫水和藥走到我房里。小妍今年18歲了,要考大學,所以寒假她除了過春節,就是去學校讀書,但我卻害她把這個寒假最好的一段時光耗在我身上,唉呀,我真是個罪人。

  不過話說回來,小妍確是個道道地地的標致美女,光看她留著俏麗短發的臉蛋,就會想當她的男朋友;而如果看到她34D。24。33的身材,你就一定會想到床。不知道有多少男生想追她,不過她總是說“我有男朋友了”,呵呵,我怎麽都沒看過?我都跟她一起生活18年了,連個鬼影都沒見過,還男朋友,不知道她在想什麽?

  “哥……水……來了。”小妍的聲音大概只有她自己能聽到。

  “喔……謝謝你啊,小妍。真對不起,大過年害你不能去找小柔她們玩,我看舅舅舅媽一定很傷腦筋吧!”

  小柔是我表妹,很黏小妍,每次過年總是跟著小妍,形影不離,但是今年卻……我真是越來越討厭我自己了。

  “沒關系啦,你是我哥哥呀,又不是別人。”

  “喔……啊,糟了!”

  “怎麽啦?”

  “我的手動不了了,小妍,喂我喝水。”

  “真是,懶得動就說嘛,找什麽借口?”小妍把我的頭扶正,坐在床邊,喂我喝水。真巧,她今天穿的內衣滿薄的,扣子又因爲天氣回暖而扣得少,她一彎腰,就被我看見了她神秘的乳溝。

  “唔……嗯嗯……”

  “你在呻吟什麽啊?快喝完吧!”小妍爲了要灌完那一杯水,身子又低了一點。我的天呀,她沒穿胸罩!我嚇了一跳,把嘴里的水全噴了出來,不巧,全噴在她純白的睡衣上,兩個桃紅色的乳頭一覽無遺。

  小妍馬上轉身,把水放在床旁的桌上,說:“哥你好髒喔!藥放在這里,你自己吃,我要去換衣服。”

  小妍走出我房間,換衣服去了,我則是還沈醉在那個眼前有美好光景的那一刹那。你知道嗎?18年來,我第一次看到她的乳房。

  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了,我也不知道是什麽時候又再睡下去的,總之,現在已經下午三點了。

  “小妍……我還要喝水……”我又一次的呼喊著,但是小妍卻一直都沒有回應。“小妍……?”還是沒有回應,我決定自己下床看看她在干嘛——倒水已經變成可有可無了。

  我走到她房門前,先聽到一陣陣的鍵盤聲,又聽到她低聲的喘息,好奇心驅使我向里面窺看,就看到小妍在電腦前面邊打字邊自慰,還一臉很愉快的神情,大概是因爲太專注了,連我不小心推了門一下,她都沒察覺。

  “喔喔……嗯啊……”喘息聲不斷的傳到我的耳邊,我雖然很想看看她到底打了些什麽,但是我的角度實在太差了,連邊都沒瞄到。我想了一下,走到廚房提了一壺水回房間,我想暫時是沒法子叫小妍幫我倒水了。

  回了房間,輕輕的鎖上門,拿出一本同學送的A書,“因爲你打手槍都不看A書,所以送你一本”,我的天,這是什麽論調?但我還真沒想到真有派上場的一天,平時我都是自己打一打就算了。

  隨便翻了幾頁,惡!乳房都下垂了,臉也長的醜,什麽跟什麽啊?不是能出版就能賣錢耶,想不到連A書的水準都降低了,我以前看鎖碼都還比這個好看。正當我想收起來時,往地上一丟,我的媽呀!連內頁都掉頁了,真想跟這家公司換一本全新的。

  我撿起書皮,正想看是哪一家出版公司時,居然看到有一頁的女生像極了小妍,還擺出了極爲淫蕩的姿勢,我瞬間就撿起其他的掉頁,居然全部都是這一個女生,不只臉蛋,連身材都一樣,甚至還更好。真感謝老天爺給我這些圖片,讓我不用看著妹妹的照片打手槍,畢竟我妹妹可說得上是一個性感尤物,但是看著妹妹的照片打又似乎像個變態。

  我立刻把掉頁一張張排好,每個動作都令人魂牽夢萦,血脈贲張,我越打越爽快,但是沒多久就射了。我躺在地上,不斷重複地看著那些發人遐想的小妍裸照……雖然不是小妍。

  晚上,我又再醒來一次,可能是剛才打完手槍太累,一下子就睡著了,是小妍的聲音把我吵醒的:“哥……吃晚飯了!”

  我于是自地板爬了起來:“喔,好……”我想,還是叫小妍喂我好了,說不定又可以看到今天早上的美景。

  “哥你自己吃喔,我要去洗澡,等一下再吃。”

  真是天不從人願,我踏著沈重的腳步出了房門,小妍早就到浴室里了。我家的浴室一點都不現代,連一點點偷看的縫都沒有,人家老外洗澡還有些都只隔著一帳浴簾的耶,算了,我現在也沒心情想去偷看小妍,雖然我已經想了很久了。真是個好機會,我忽然想到,何不干脆看看小妍今天下午到底在干什麽呢?下午才剛做過的事,晚上應該還有些迹像可循。

  我走到小妍房內,打開電腦,想想,這台電腦還是我以前用過的呢!沒過多久,到了待機狀態,我東翻西翻,都不知道她到底在打些什麽,算了,找不到。

  我才要放棄的時候,不小心在浏覽器的圖案上點了兩下,忽然數據機的聲音響了出來,我一看,原來數據機還沒關,好呀,原來你下午在上網?雖然說在上網,但是天下網站處處有,我要怎麽找呀?碰運氣吧!

  按了一下“我的最愛”,我的天呀,一大堆聊天室……什麽《愛人禁地》、《甜蜜愛人》……我都不知道這些聊天室在搞什麽名堂,隨便點一個吧!您的大名,輸入密碼……我越來越不懂要做些什麽了?好吧……打入“小妍”;密碼?不打了,用妹妹的名字上聊天室,還是有史以來頭一遭。

  嗯……好多人……我的眼睛在銀幕上瞄來瞄去,忽然幾個字映入我的眼簾:《感性天地成人聊天室》,我真要瘋了,我再看看那些怪名字“鋼棒”、“火槍王”、“小淫娃”……我都說不出話來了。

  “小妍,你又來啦?”一個叫“爽王”人向“小妍”說話,想不到真巧,蒙到小妍上網的匿名。我一看,好吧,回句話,套套他的口風。

  “是啊,我又來了。^_^”

  “不是下午才讓你爽歪歪了嗎?還想要嗎?我的棒子保證爽死你。”

  大概是個國中生吧?真是不成熟,剛剛才看到他跟別人說他28歲,現在一句話就被我看穿了,也懶得理他。剛好,我聽到小妍在吹頭發的吹風機聲音了,“我忽然有事,我先走了。”馬上我就離開了聊天室,到底剛才那個人是用什麽魔力讓小妍可以邊打字邊自慰呢?我真的很想知道。

  關好電腦,走出房間,盛好飯,小妍剛好出來,真是一秒不差。

  “哥,你還沒吃呀?我都洗半個小時了。”嘴里哼著歌,小妍真是越看越可愛。

  “一起吃吧,我幫你裝飯。”

  吃到一半,小妍便跟我聊了起來,說到她想買一張新專輯,又說可惜過年店都沒開。

  “哥,那張專輯真的很好聽,要不是過年沒人開店,我下午就去買了!”

  “喔?那你下午都在干嘛?”呵呵,無巧不成書,剛好被我找到機會,不知道這樣一問,她會有什麽反應?

  “……哪有……哪有干什麽?……就是待在家里呀!”她的臉都快跟蘋果一樣紅了,我真是罪人!

  “是嗎?那我下午叫你怎麽都不理我?”

  “哪有?我都沒聽到?”

  再裝嘛,我是你哥哥耶,非要整死你:“喔,好吧。我吃飽了,你房間電腦借我上網一下,我有個資料要上傳。”說完后才覺得說得太明顯了,我暗叫著后悔。

  “不行!我晚上要上網!”

  不知道是有沒有聽出來……還要上網?她真是欲求不滿耶!

  “我的數據機壞了……拜托嘛!”我騙她的。

  “不行,今天我要用,你明天再說!”

  九點了,我回到房里,聽著隔壁房小妍的動靜,是了,我聽到她的數據機聲了,呵呵,早就開好電腦等你了,我的數據機可沒壞,連電話線都是專用的,我一定要看看你在搞什麽鬼。啊,她又不是一定會去我去過的那個聊天室……完了,就差一點點……雖然如此,我還是去了那個地方,一看,“小妍”、“爽王”……我這一天到底是幸還是不幸呢?雖然感冒了,但是做什麽都順得不得了。正暗爽著,看到他們倆的對話:

  “……小妍,我要走了,改天聊。”爽王說。

  “……喔,好呀,881。”

  機不可失,我馬上攻占小妍的空檔,跟她搭讪:“小妍安安呀!”

  “……阿小也安安呀!^_^”阿小是我臨時想出來的匿名。

  “你不常來喔?”

  “是呀,我第一次來。”我回話著,期待她的反應。

  “是呀?對了阿小,你會不會網愛?”

  “網愛?”我迷惑著。

  “對呀,就是在網路上用文字做愛呀!”

  原來你今天就是在玩這個呀?我嚇了一跳:“然后邊打字邊自慰?”

  “你明明就會嘛!要不要跟我呀?”

  “好呀,你先!”

  “哪有人叫女生先的嘛?當然是你先啦!”

  這真的是小妍嗎?我咕哝著:“……怎麽做?”

  “就打一些煽情的字眼呀!像是‘我摸著你的雙乳’、‘我正用鋼棒插進抽出’……之類的。”小妍打字真快呀,我都快輸給她了!

  “好吧……你現在穿著什麽?”

  “一件內褲!沒了。”

  “三圍呢?”

  “36D。24。34。”

  大該不是小妍吧?可是……難道一開始我用的小妍就不是我的妹妹小妍用的匿名嗎?話雖如此,我還是很想試一試。

  “好吧……我隔著內褲撫摸你的私處……嘴吻著你的乳頭。”

  “嗯……我有感覺了……繼續。”

  “我把你撲倒在我的床上,大力地搓揉你的奶子,用我的肉棒摩擦你的黑森林!”

  我真是有天分,才第一次就那麽上手,連自己都不敢相信!

  “啊……嗯……啊啊……好爽……”

  “幫我弄,不要只會享受!”

  “喔……我把你的弟弟夾進我的乳溝,我的雙手抓住奶子,幫你做美滿的乳交!”

  “……”

  “我的舌頭溫柔的舔你的小頭……嗯……美味!”

  “喔喔……我換個姿勢,玩69。”

  “我的雙手握緊你的弟弟,幫你打手槍,再用嘴含入你的弟弟,讓舌頭在嘴里翻騰……”

  我的天呀,小妍打字真的太快了!我跟不上了!

  “我的嘴熱吻你的私處,手指十根一起搔弄你的妹妹,不停吸吮你流出來的愛液……”

  “我的奶頭對準你的蛋蛋,享受著你鋼棒的美味!”

  “喔……好爽……你多打一點嘛……不然你會先射喔!”

  我是真的來不及啊!好吧,使出渾身解數!

  “我又換回原來的體位,‘噗通’一聲把我的肉棒插入,開始活塞運動……搞得你嬌喘連連!”

  “啊啊……就是這樣……好爽好爽……”

  “插插插插……怎麽樣!爽不爽?我的棒子在你的蜜壺里進進出出,沾滿你的愛液……淫光泛泛……!”

  怎麽說我都是文學系的,多少看過一點中國的情色小說,多少知道一點修辭用語。

  “啊……好爽……好爽……”她的打字速度明顯的慢了下來……大概已經開始手淫,要進入高潮了吧?

  “我的棒子越來越快,啊……我要射啦!”

  “射在里面……啊……我要泄了!”

  我可是拼了命在打字,連一點時間去打手槍都沒有。她可能是真的泄了,我看她已很有經驗了吧?

  “……你真的不會網愛嗎?還不錯呀!”她問著。

  “你真的泄了嗎?”

  “是呀,好累喔!你也射了吧?”

  “對呀!”我應聲道,其實不然。

  “我們玩電愛好不好?”

  “電愛?”

  “電話做愛嘛!就是打電話……然后……唉呀,便宜你了!”

  “好呀,可是誰打給誰呀?”

  關鍵時刻,我再等一下就可以知道他到底是不是小妍了。

  “你打給我,********,收到了嗎?”

  的確是我家電話,是小妍沒錯了……“我打過去啰!”

  我關掉網路,把線接在電話上,急切的想嘗試和小妍電愛的感覺。馬上,電話響了。

  “喂,我是小妍。”

  “我是阿小,你好嗎?”還好我感冒了,聲音聽不出來,不然根本玩不成。

  “我很好呀,你聽,我的手指抽插我的洞洞的聲音,好可愛喔!”

  一陣陣“噗滋、噗滋”的聲音從話筒的另一邊傳來。我脫下褲子,開始打今天的第二次。

  “我聽到了,很淫蕩喔,我也開始在打手槍了,真想讓你也聽聽看。”

  “唉唷,人家的小洞好熱,好爽,啊啊啊……”

  “你把話筒聽的一邊靠到你的小洞上,我來幫你!”

  “怎麽幫?”

  “照做就是了。”

  小妍真的做了,我于是使出我的低音震動,果然,話筒的另一端也有稍微的震動,隱約可以聽到小妍叫春的聲音:“好呀……再來……”

  接著她將話筒再度拿起:“還有沒有更刺激的?”

  “有。”我說:“把話筒塞到你的小密穴里,我來弄。”

  “太大了!”

  “不試試怎麽知道?”

  果不其然,小妍真的照塞,我再也忍不住了,放下手邊的電話,沖出房門,闖進小妍的房間,看到小妍一副淫蕩樣趴在地上拿著話筒自慰。她一看見我,就用渴望的眼神望著我:“哥……我想要……快上我……”

  我一看到小妍那對比我想像還大的奶子,就馬上沖了過去:“小妍……哥哥來疼你。”

  我的手溫柔的在她雙乳上畫圓,用牙齒輕咬她的奶頭,只聽她喊著:“哥哥……好哥哥……用力,再用力……”

  我越是無法自拔,挺起身來,把我的弟弟一家夥往小妍的櫻桃小嘴里塞。看著她火辣的紅唇吻著我的蛋蛋,嘴里舌頭毫不拒絕的纏繞著我的弟弟,真是只能用爽字形容。

  “嗯嗯……好大……哥哥的……又大又硬……”小妍一邊幫我口交,一邊說著,更用雙手幫我做特別服務,溫柔的撫摸我的睾丸。她也不時吐出我的弟弟,用舌頭在龜頭上面畫圓、拍打,一陣陣快感直沖腦門,一用力,全部射出來了,都射在小妍臉上。

  “好甜,好好吃,好多,哥哥好厲害喔!”

  “還沒完呢!”說完,我又跟小妍成69位,互相幫對方服務。我的小弟在她小手和小口的雙重火力下,馬上又堅硬無比,而我的舌頭和手指也搞得她淫水直流,我用舌頭舔干淨她流下的淫水,說著:“小妍的淫水好解渴,又甘又甜,真好喝!”

  “哥哥你欺……啊啊啊……負人家嗯嗯啊……人家好爽……喔喔喔……”小妍嬌喘連連,上氣不接下氣。

  “我來幫你做更刺激的。”說完,我用手指往她的后花園進攻,先用她的淫水做潤滑劑,再慢慢的一步一步插入,小妍叫得更大聲了。

  “啊啊啊啊……好爽好爽……用力插,用力插!”小妍抓緊自己的奶子,不斷的搓揉,更旋轉自己的奶頭。

  看她樂在其中,我也該進入最后階段了,“小妍,我要插啰!”噗滋一聲,我的肉棒插進了小妍的淫穴。

  我快速的擺動我的腰,除了小妍激烈的叫床聲以外,更有令人越戰越勇的抽插聲。我開始改變戰術,在她的淫穴中用肉棒轉動,我抓起她的雙腿,隨意的玩弄她。

  “啊哈……啊哈……呀呀呀……嗯呀……嗯呀……再用力……加油……不要停……不要停……搞爛我的淫穴……插爆它……再用力!……”

  我還是不夠過瘾,就抱起小妍,來一招無尾熊上樹,怪怪,這下我的肉棒可就插得更深了。

  “呀呀……頂……頂到好里面……好爽好爽……再來再來……”

  “知道厲害了吧?”

  “好厲害……人家好喜歡。”

  “叫,叫大聲一點!”

  “好爽,人家好爽,哥哥好厲害!”

  “再大聲!大聲!”

  “啊啊啊!……插我……大家都來插我……好爽喔……快爽死了!奶子也好爽!”

  “你這賤人!也不怕羞!”

  “小妍最賤!最喜歡做愛,干我……隨便你要怎麽干!……干死我……干死我!”

  “不要臉的賤人!”我失去了理智,連說出來的話都怪怪的。

  “呀啊啊!好棒!太棒了!”小妍說著便把手指插進后花園,使勁的抽插。我也不認輸,把肉棒拔出,在她臉上摩擦,用肉棒打我最親愛的小妍的臉蛋。而小妍一發覺我把棒子拔出,另一只手便又補了上去,激動的玩弄著自己的蜜壺。

  “喔喔……啊哈!我快不行了……要泄了……泄了!”

  “給我好好弄!賤人。”

  小妍又把我的肉棒夾到她巨大的雙乳中,任由我的手用她的奶子來幫我做乳交,而自己仍然陶醉在手淫的快感中。我看她快泄了,便想到一個一直想嘗試的體位,于是我便抱起小妍跨坐在我身上,開始乘騎位。

  “小妍,自己動一動,看你要多爽有多爽!”

  “謝謝哥哥……呀……啊……”小妍的腰不住的扭動,先是慢慢的,很快的變成了滔滔浪花,接下來就馬上變成洶湧巨浪。一股暖流從小妍的淫穴傳來,由我的弟弟承接。

  “啊……啊……啊……好爽……人家泄了……泄好多……好棒好棒……”小妍的腰停止了動作。

  開什麽玩笑?我還沒射呢!我于是坐了起來,跟小妍成了交叉位:“小妍,再忍一下,哥哥再干幾下就好了!你的小淫穴真是太賤了!賤到哥哥的肉棒都知道!”

  “我不行了……不行了……啊啊啊……不要再來了……啊啊啊……啊啊啊!……”小妍哀求著,但是她也知道這是沒用的。

  我將她的頭按住,讓她看自己的嬌穴被我侵犯的精彩畫面,更用下流的言語刺激著她:“你看,這就是你的淫水,好多,床單都快全濕了,還有你淫蕩的小穴,被我的大鳥玩弄。干!你這個賤女人,我要用我的大鳥懲罰你這個欠干的蕩婦,干到你高潮五百次,干到你淫水流完爲止!看,還不快點流完!不是欠干是什麽?”

  我的大鳥快速抽插小妍的嬌穴,幾乎近入了零的領域。小妍也很配合,自己用手玩弄我的蛋蛋和抽插自己的菊門。

  “啊啊……!小妍快死了!哥哥的大鳥好強……干死小妍了……啊啊啊……呀呀……啊!又要泄了,又要泄了!干快一點,小妍要跟哥哥一起泄!小妍要泄了……”

  我的大鳥終于吐出了小妍期待已久的鳥屎,我和小妍都慢慢停下了動作,我壓在小妍身上,玩弄她那對大乳房和桃紅色的雙峰:“小妍……你的奶子好大喔……每天給哥哥玩好不好?”說完,又把乳頭含在嘴里玩弄。

  “好呀,只要哥哥想玩的話……”

  小妍的話使我感到驚訝:“你知道我爲什麽會光著屁股沖進你房間嗎?”

  “我知道,我全部都知道,我連你看著我的照片打手槍都知道。”

  “什麽?那、那是你?真的是你?”

  “是呀,我請攝影社的男同學幫我拍的,很漂亮吧?”小妍笑著:“我還請他幫我印刷呢!他家有一部小機器可以印。”

  “酬勞呢?很貴吧?

  ”不會呀,我跟他來一次就抵銷了。他好差勁喔,才十分鍾就不行了,才一發耶!“”小妍?你跟他?那你的第一次就是給她的啰?“我才想起今天這次都沒見紅,有點怪怪的。

  ”不是,是給你的,有一次我看你睡著了,就給你吃了一顆睡覺的藥,讓你睡了20小時。我那天第一次玩完以后,一小時后又跟你高潮了一次。后來又一直玩,好像玩了十幾次吧……還好那天爸他們不在,不然就穿幫了。“”那不就是暑假那天?我明明記得那天是11號,可是睡起來變12號,你還硬說我記錯了,難怪我那天覺得特別累,原來是你這個小浪妹搞的!“”人家喜歡你嘛,人家喜歡你好久了……又怕你討厭人家……就只好每天手淫啰……還好你感冒了,不然我永遠不能被你干了!“”哥哥最喜歡你了,而且老早就想干你了,那你喜不喜歡給哥哥干?“”喜歡喜歡!最好每天給哥哥干,從白天干到晚上,干到隔天白天再干。“”那我就再干啰!“說完,我的大鳥就又飛進了小妍的淫巢了。

  當天晚上,老爸打電話回來,說這個春節因爲遠在海外的叔公也回來了,要等春節過完才能回來。我算了一下,大約還剩一星期吧!看樣子,我過完這一個春假,一定會精盡人亡吧?管他的,反正有這樣一個妹妹,大概連明年后年的春節都會精盡人亡吧?

  ”哥,來嘛……!人家想要。“”好呀,你今天想做怎麽樣的?“”我要上樹、騎馬、交叉、后背、口交、乳交、肛交、69……“”那得慢慢來,你要加油喔!“”是!“小妍再度露出充滿渴望和淫蕩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