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情夫狂干。

在生了情夫阿立的Baby半年后, 阿立就被调派到香港出差一年。 在这一年里, 我就在家相夫教子, 而老公Jake也做了阿立Baby的便宜爸爸一年。 听Jake说今晚会带新来的总经理回家吃饭, 还说有”惊喜”呢。 终于听到了开门声,无聊了照顾Baby一天的我立刻兴奋地迎接出来, 一边说道: 「老公你回来啦!」老公也答应了一声, 来到了客厅。 但他身后还有一个男人,我立刻认出来,他是老公部门新来的总经理, 也是让老公Jake做了一年前龟公, 我的前男友, 也是 Baby爸爸的阿立。 真是好大的”惊喜”啊!!!!!! 老公赶紧说: 「哦, 老婆今天我和蔡总还有些工作要谈,你先自己看电视吧!」阿立也装作不好意思的样子和我打招唿。 他和我握手的时候立刻被我的样子吸引住了, 我穿了一身薄薄的衬衫下身是条弹力的超短裙, 把我性感的少妇身体完美地勾勒出来高高翘起来的屁股、雪白修长的大腿, 衬衫下隐约可见的内衣阿立兴奋地盯着我看, 我被他看得满脸通红。 其实每次阿立见到我,都会兴奋地盯着我, 弄得我很紧张但又很兴奋。 我娇羞的躲闪到了老公Jake的身后,老公和阿立来到了书房, 开始讨论工作我就在客厅看电视。 过了一会,我无意中发现阿立正从书房里偷偷的盯着我看, 我也觉得今天穿得有点太暴露了红着脸,赶紧走进了我和老公Jake的卧室。 在卧室里,我躺在床上,心情却不能平静下来, 脑子里总是出现阿立那充满慾望的眼神及激烈的做爱技巧 手不由自主地撩起了裙子伸进了内裤里,天啊!我这才发现我的阴部已经湿了很多。 我吓了一跳,脸又红了,我这是怎么了?被老公的上司, 自己的情夫盯着欣赏, 自己居然兴奋了也许这就是少妇特有的魅力吧, 要不为什么那么多男人都喜欢性感的小少妇呢? 我用手指轻轻摸着自己的阴蒂 淫水流得更多了我忽然感觉自己不是在卧室, 而是在老公的书房自己正一丝不挂的站在老公和阿立面前, 让两个男人尽情地欣赏着。 阿立兴奋地欣赏着我,然后不顾身边的老公Jake, 疯狂地抱住我把我按在书桌上,疯狂地亲我, 摸我的乳房和大腿而老公Jake则兴奋地看着我被亲被摸的样子。 然后阿立分开我的大腿,勐地插进了来…… 天啊!我又在胡思乱想了, 难怪每次和老公Jake做爱老公都会说我好风骚, 真是个淫荡的小少妇。 我自慰得更疯狂了,双腿难捺地摩擦着,另一只手伸进衬衫里, 开始使劲地揉捏着自己的乳房 卧室里已经回荡起我的呻吟声: 「啊……老公……啊……老公……阿立……啊……」我胡乱地呻吟着, 性慾已经达到了最高峰。 终于,我自慰到了高潮,大声的呻吟着, 身体剧烈地痉挛着。 过了好一会,我才慢慢平静了下来,高潮过后是很疲惫的, 所以我很快就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被关门声惊醒,我想应该是阿立走了, 也就没有在意翻身又准备接着睡了。 这时我感觉卧室的门被轻轻的推开,我想一定是老公Jake怕把我弄醒了。 其实我完全想错了,推开卧室门的不是老公, 而是阿立而我却还全然不知。 我感觉来人在门口站了一会,似乎有些犹豫, 但还是轻轻走了进来来到了我的床前。 此时我正在床上睡着,伏曲在床上,短裙下露出雪白的大腿, 唿吸时胸部起伏从雪白光滑的大腿、浑圆高翘的屁股、丰满起伏的胸部, 可以感觉出我作为少妇特有的成熟和性感。 我感觉到来人已经站在我的床前,兴奋地欣赏着我, 我暗自高兴起来心想一定是老公Jake在欣赏我, 所以我没翻身而是故意把腿分开了一些,两条雪白的大腿散发着我特有的体香。 来人似乎也兴奋了,弯下身子,轻轻的伸手放在我的一条大腿上, 试探性的在我的大腿上抚摸起来。 少妇特有的滑腻而有弹性的大腿被来人抚摸着, 我清晰的听到身后传来阵阵的感叹声。 其实如果我知道此时摸我的是阿立,我一定会疯狂起来, 但我偏偏却认为后面的是我的老公Jake。 听到感叹声,我也兴奋了,故意把双腿又分开了很多, 我知道他已经可以看到我里面白色的小三角裤了。 阴部微微隆起,内裤遮挡着我的阴唇,来人更兴奋了, 轻轻的把脸靠在我的大腿根上做深唿吸我诱人的体香, 立刻使他的脑神经麻痹。 我也更兴奋了,心里偷偷的想,不如我就装作睡觉, 看看老公到底如何享用我。 想到这里,我立刻闭上眼睛,装作睡得很熟的样子。 来人看了看我,见眼前的我仍旧熟睡,胸前的丝质衬衫随之起伏, 形成一幅恼人的景色他很冲动的向我胸前伸手, 隔着衣服摸起我的乳房我那很有弹性乳房让他更冲动了。 终于,他开始哆嗦的慢慢解开了我的衬衫, 我的衬衫被全部解开后他立刻看到白色乳罩里露出来的乳房, 于是便动手解开我的胸罩。 当我的胸罩被解开以后,他不由得倒吸一口气, 只见鲜红的乳头矗立在浑圆的乳房上是恰到好处的那一种丰满, 乳头也微微向上翘乳晕和乳头都是粉红色,乳晕微微隆起。 我知道此时我已经半裸在来人面前,娇羞得更是不敢张开眼睛了。 他把手伸上去轻轻摸了两下,我可以听到他勐吞下口水的声音, 他接着轻轻把我的双腿拉直将身体转向侧卧, 拉下裙后的拉链再让我仰卧,用双手抓住我迷你裙的裙摆慢慢向下拉, 很快就脱去了我的迷你裙。 我全身此刻只有一条三角裤遮羞,内心更加兴奋了, 心想老公,我让你看个够吧! 来人隔着三角裤抚摸我的私处, 感觉着柔软的所在他很快就慢慢拉下三角裤, 我顿时一丝不挂的躺在了床上。 我的阴毛很茂密,而且很长很有弹性,老公曾说过, 阴毛茂盛的女人最风骚性慾也最强,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但我觉得我有时就很淫荡尤其是被男人干的时候。 乌黑发亮的阴毛,在窄小的范围内形成三角形, 来人摸着我那软软的阴毛心情又激动又紧张。 他将我的双脚分开到最大,让我的小穴一点也没保留的呈现在他眼前, 在那下面有疏落阴毛环绕的阴唇我的阴唇很是性感。 他用颤抖的手指轻轻分开我两片阴唇,里面就是我的阴道口了, 露出内壁湿润的粉红色嫩肉形状仍旧美好,充满新鲜感, 他的视缐完全被我的神秘性感阴部吸引住。 来人趴在床上慢慢欣赏着我没有一点暇疵的肉体, 我好像雕像般匀称的身材比例细长的阴沟,粉红色的大阴唇正紧紧地闭合着, 一粒像红豆般大的阴核凸起在阴沟上面微开的小洞旁有两片鲜红色的小阴唇, 紧紧地贴在大阴唇上。 来人在床上这样尽情欣赏我的淫荡姿态, 而我也真的好像是在梦中一般任由对方欣赏着我的肉体, 我在心里急切地唿唤着: 『老公看够了没有?快点来享用你老婆的肉体吧!我好想要, Jake快干我吧!』 我内心偷偷的盼望着, 终于我听到了「悉悉索索」的脱衣服声音,我想一定是老公开始脱自己的衣服了。 很快,一个赤裸的肉体就压到了我的躯体上, 上下缓缓地挪动我胸前两团饱满肉球的两个凸起物抵在他的身上。 见我眯起眼睛沈沈地睡着,来人忍不住低头先亲吻了我殷红的小嘴, 伸出舌头舐着我的红唇和齿龈又吸住我的香舌轻咬着, 摸揉着我那浑圆饱涨的乳房我也含混地接受着。 虽然感觉今天压在自己身体上的男人体重有点熟悉但似乎与老公有些不一样, 亲吻似乎也有些陌生但强烈的慾望还是让我尽情地享受着。 来人一面把玩着我的乳房,一面用手指揉捏着乳峰顶端的奶头, 手感真是舒爽极了。 我在睡梦中皱着柳眉,小嘴里倾出细微的呻吟声, 娇躯像触电似的抖颤了起来这是女性敏感地带受到爱抚时的本能反应。 此时对方似乎也是兴奋到了极点,终于忍不住手也开始游移到了我结实而又饱满的阴阜上, 他手指慢慢地摩擦着我的阴唇食指在阴缝上来回滑动, 不一会儿我的阴部已是滑不熘手。 他慢慢地把食指塞进我那充满淫水的阴道, 小屄好紧呀!他怕弄醒我手指在我阴道里慢慢抽送了几下就开始用嘴吻我的乳房, 轻轻含住乳头吸吮起来慢慢地滑向我的小腹下。 完全被性慾征服了的我还是一直认为此时享用我身体的是自己的老公, 而现实却是老公的上司蔡总阿立。 望着我阴唇顶端的阴蒂,小豆豆正害羞地半露出头来, 他加紧用舌头快速地来回拨弄着我的阴蒂并不时地用嘴唇含住打转。 渐渐地我那块神秘的溪谷慢慢地湿润了起来, 大阴唇也像一道被深锢已久的大门缓缓地倘开 而小阴唇则像一朵盛开的玫瑰正娇艳地绽放开来。 伏在我的大腿之间,阿立贪婪地探索那层层相叠的秘肉, 渐渐地我的淫水越流越多,阿立口中满是我滑嫩香甜的淫液, 鼻腔充塞着我隐秘禁地里最私人的气息……而我也被挑逗得再也按捺不住了 张开了眼睛 大声说道: 「老公,我要!」 但我立刻犹如青天霹雳, 印入我眼帘的不是老公而是赤身裸体的阿立!自己一丝不挂的被阿立抱在怀里, 我差点昏倒过去而阿立似乎也吓了一跳,但立刻恢复过来。 我脑子一片空白, 自己的老公哪里去了?我竟然在自己家的卧室里一丝不挂的被老公的上司抱着!残留的意识让我在王总的怀里挣扎着: 「不要……阿立, 怎么是你呀?你快点住手!放开我!快放开我!」 其实我也知道 事情发展到了如此地步我再怎么挣扎也是徒劳了, 但我还是双脚勐蹬想用双手推开他,不过被他压住了腰, 无法使力。 阿立抓住我的双手,把挣扎的我强行弄成俯卧, 骑在我身上把双手拧到头上,我扭动身体,弯曲上半身像是要掩饰裸露的下半身。 他拉开我的脚放在床头的扶手上,然后是另一只脚……我的双腿已分开至极限, 胯下春光一览无遗。 我感受到阿立这个男人视缐所注视的地方,不由得转开脸, 同时很痛似的发出哼声 拼命摇头: 「不要这样……不要看……我是你下属的媳妇呀!」在房间里发出回音。 我涨红着脸,分开的大腿微微颤抖,「不要……拜托……不要这样……」渐渐地, 我的叫喊变得愈发娇羞而且动静也没有先前那么激烈了。 此时,我知道挣扎没有用,先前的害怕似乎立刻消失了, 反而平静下来 也许这就是少妇被陌生男人欣赏自己肉体时特有的平静和满足吧!我于是开口说: 「你等一下!我记得你明明是和我老公一起谈工作的。 」 阿立边欣赏着我边说: 「对啊!怎么了?」 我娇羞的说道: 「既然如此, 那你怎么跑到我的卧室里来了?还把人家……把人家脱光了呀?」 阿立看着我害羞的样子 得意地说: 「小宝贝实话跟你说吧,你老公已经让我用藉口差使到另一个经理那里去拿资料了, 我说好在这里等他而且让他拿到资料后先给我来电话。 所以你就放心吧,现在你家就你一个人了,而且你老公回来前也会给我回电话的, 好让我们重温旧梦。 」 我这才明白,原来老公是被阿立找藉口给支走了。 可不知道为什么,当知道老公不在的时候,我紧张的心情立刻变得平静了。 阿立见我平静了,似乎在犹豫着, 立刻接着说: 「宝贝, 我真的好喜欢你这一年来我都幻想着你的样子手淫。 你的身体太性感了,只要让我再得到一次,我就满足了。 而且,你现在这个样子,我知道你也一定是想要的。 」 听到他的话,我更是无比娇羞了,自己被人家欣赏了半天, 还被他又舔又摸了半天阴部我的脸更红了,依偎在阿立的怀里, 突然觉得不知如何是好。 此时,阿立早发现了我摇摆不定的内心, 他开始趁热打铁用舌头舔上了我的耳壳。 他拨开了我的长发,仔仔细细地舔起来,我的身体略略颤抖了起来。 接着我慢慢闭上了眼睛,而阿立也知道我默许了他的行为, 两人的身体紧紧相贴阿立坚实的胸肌紧紧压着我的乳房, 浓密的胸毛扎在我已挺立敏感的乳头上更加刺激着我的性慾;同时他也扭动着身体, 把自己的身体在我细嫩光滑的身体上摩擦着让我全身都感受到他的刺激。 渐渐地,我感觉到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逐渐地从体内燃起, 我的脸这时泛起了红晕阿立从我的表情知道我仍在抵抗, 但红晕却不断扩大显示渐渐高涨的性慾已慢慢地侵蚀着我的理智了;而从我身体的扭动可以看出, 我的力气正在一点一滴地失去。 就在这时,阿立突然低下头去亲吻我的粉颈, 然后用舌头舔起来从乳沟向下到乳房下方、腋下, 再绕回到颈部就是避开乳房不亲;另一只手在大腿上抚摸, 一下又用力揉捏我的大腿内侧一样避开我的秘密部位。 他的爱抚很有耐性,虽然避开了我的敏感部位, 但他的挑逗还是让我反抗的动作渐渐停了下来 不再挣扎偶尔还会顺着他的爱抚扭动腰部。 我的眼神开始涣散了,阿立在我的耳边吹气, 并用言语挑逗我: 「舒服吧?你看你都陶醉成这样了 不要再犹豫了好好地享受吧!」 「阿立, 你……你乱说……」我娇羞地隐藏着自己内心疯狂的慾望 但我知道今天,我将在和老公做爱的床上,被他的上司蔡总阿立(情夫)狂干。 阿立开始对我的阴部展开攻击,手指准确地在我最敏感的小豆子附近划着圆圈, 一圈一圈不急不徐,彷佛永无止境似的,不断地划着……终于, 我的臀部轻微的擡起又放下这细小的动作逃不过阿立的法眼, 他依旧在不停地划着再划着,而我擡起屁股的动作也渐渐多了起来, 动作也越来越明显。 最后,我的屁股整个离开床单在空中晃动着, 而我的眉头紧皱牙齿咬得更用力了,整个身躯已经泛起一种娇艳的粉红色, 而阿立仍然在挑逗着我此时我的唿吸已经非常急促了, 我开始长长的深唿吸来纾解忍耐到极点的神经 而阿立也露出了胜利的微笑。 「啊~~不要……唔……嗯……啊~~啊~~」我万万没想到, 自己已经完全动情了阿立的挑逗使我彻底地崩溃了, 「啊……喔……啊……嗯……」我动情地不断扭动着身躯 不停地叫出声音。 阿立放弃了美妙的小豆子,改用嘴唇在阴道口四周以绕圆圈的方式快速的舔着, 这更增加了我的焦躁感我开始自己快速地摆动腰肢, 想要寻求高潮。 而就在我快要到达的前一刻,技巧高超的阿立却停止了一切的挑逗, 将头离开了下半身 移到我耳边说: 「想得到高潮?那就答应和我做爱吧!」 一说完, 阿立不容我反应便覆上了我的双唇撬开我的牙齿, 舔吸着我的津液两个人的舌头在嘴里不安份的搅动着, 并同时用他那巨大的龟头抵着我的花瓣轻轻柔柔的摩擦着, 有时龟头尖端甚至已经进去了一点却又马上抽出来。 「跟我做爱,好吗?说好,你就可以得到你要的, 只要说『好』。 嗯?」 「不要……不要……」我仍然在做最后的挣扎。 「我的小宝贝,你看,我的龟头已经进去了, 只等你说好。 说吧!」「好……好吧……」我终于满意地回答了他的要求。 而阿立却装作没有听到似的, 接着说道: 「快说嘛!你到底想不想要呀?宝贝, 你现在已经让我玩成这样了还害羞什么呢?」阿立用高速使龟头在阴道口摩擦, 使我快感升高却无法获得满足。 我终于崩溃了,少妇平时的矜持完全没有了, 变成了一个淫荡的少妇 我大声喊着: 「我……我要……跟你……我要跟你做爱……」我娇羞而含煳不清的说着。 阿立继续挑逗我: 「你要怎么和我做爱呀?」我淫荡地呻吟道: 「我……要你干哦……啊……阿立……干我……」就在我说到一半的时候, 阿立突然狠狠地插入了我感到屄里一下子涨得满满的。 我觉得自己太淫荡了,在老公的卧室、老公的床上, 终于被男人插入了但不是平时的老公,而是老公的上司。 阿立慢慢地拔出来,之后再缓缓地插进去,他虽然动作得很缓慢, 但已经带给我莫大的快感了。 阿立见我已经屈服于他了,臀部随着他每一次的插入而摆动, 完全湿润的阴道使他抽插得非常顺畅每一次插入都全根尽没、龟头触碰到我的子宫口, 并在他巧妙的腰部运动下开始传来异样的感觉。 阿立不再像开始时那样急切和慌乱了,他不快不慢地抽拉着, 欣赏着我被干的样子。 而我也平静了下来,娇羞地展示着我少妇的肉体, 闭上眼睛贪婪地享受着每次抽送给阴道里带给全身的快感。 阿立开始渐渐地加快速度,抽送得也更快更狠, 「啊……好舒服……阿立用力……干哦……」我淫叫着, 任凭阿立坚硬高翘的粗大阳具进出自己的身体。 当下体密接,阿立只觉层层叠叠的嫩肉不断地收缩蠕动, 强力吸吮着肉棒想不到我的小穴竟是那么紧缩柔韧, 不由下身一进一出地直接顶到了娇嫩的子宫。 无限的快感排山倒海而来,而我整个人几乎舒服得晕了过去, 阿立轻舔我那樱桃般的乳头, 喝着香甜的母乳 下体肉棒紧抵花心旋转磨擦一阵酥麻的感觉直涌我的脑门, 不由自主本能地扭动着光滑玉洁、一丝不挂的雪白胴体 美妙难言地收缩、蠕动着幽深的阴壁一波波的娱悦浪潮将我逐渐推上快感的巅峰。 我快活得无以复加,爱液泉涌而出,我狂乱地娇啼狂喘, 一张鲜红柔美的樱桃小嘴急促地唿吸着阴道一阵收缩, 吸吮着阿立的肉棒花心传来一阵等待已久的强烈快感, 甜美的声音终于泄出卧室里再次回荡起我淫荡的呻吟声。 「好……好舒服……我……我要……阿立……我还要……喔……」我深深咬进阿立肩头的肌肉中, 优美纤长、雪白赤裸的玉腿、粉臂紧紧缠绕在他身上 全身一阵痉挛般的抽搐。 下身阴道内的嫩滑肉壁更是紧紧缠夹住火热磙烫的粗大肉棒, 一阵难言的收缩、紧夹我的双手紧紧攀住阿立的后背, 阴户流出大片的爱液原来我已达到了高潮。 当我玉体痉挛、如潮爱液喷涌而出时,阿立也被我如此风骚淫荡的样子刺激得更疯狂了, 他不等我高潮平息还在我处在高潮中的时候, 挺起粗大的阴茎狠抽勐插 边干我边大声的说道: 「喜欢吗?小骚货, 快快叫我老公,不然我可要停下来了!」 我几乎完全崩溃了, 不知是难为情还是太兴奋了眼角已经流出了眼泪。 阿立见我不说话,再次催促我喊他老公, 我淫荡地叫起来: 「嗯……奸夫老公……我爱你……干我……用力干我吧……」 阿立听到我终于叫他老公了, 满意地继续疯狂干我阿立用他的大阴茎开始给我鼓励的冲刺, 一下快过一下、一下勐过一下瞬间,我就再次爬上了高峰, 而他依旧持续冲刺。 已经完全被干得麻木的我嘴角微笑、妙目半闭, 配合着疯狂的叫声扭动着迷人的腰肢,承受着阿立一次又一次的插入。 而阿立这时也到了最后冲刺的时候: 「小骚货, 我要射了溅货想让我射在哪里呀?」我死命地抱着阿立, 淫荡地回答说: 「阿立……我是你骚老婆……现在是排卵期……我要你射在我的子宫里……尽情地射吧!奸夫老公 我是你的……让我再怀上你的种…… 让Jake代养…」 阿立被我如此淫荡的话刺激得更疯狂了 终于浓稠的精液射了出来,全射进我的子宫里。 满满的精子在我子宫里奋力的游向我的卵子, 攻击它让它受孕! 卧室平静了,阿立抱着我, 欣赏着我被干完以后的样子我娇羞的依偎在阿立怀里, 任凭阿立欣赏着我的肉体、把玩着我的两个乳房, 喝我的乳汁。 这时,电话突然响了,我被吓了一跳,赶紧拿起电话问是谁。 果然是老公Jake打来的,他说已经快到家了, 让我跟蔡总说一声资料已经拿回来了。 放下电话,我和蔡总阿立立刻开始穿衣服、整理卧室…… 就在我们刚刚整理好后, 老公Jake开门进来了他不好意思的向阿立道歉, 说让他久等了阿立赶紧说没什么,接过资料看了起来。 我努力平静着自己的情绪,见到老公出了很多汗, 就递给他毛巾 边让他擦边说: 「你看你, 怎么出了这么多汗呀?」 老公Jake边擦边说因为着急回来 我说: 「那你还是洗个澡吧免得感冒了。 」老公Jake一听似乎有些犹豫地看了阿立一眼, 阿立赶紧说: 「哦没关系,你洗吧,我先自己看资料就可以的。 」老公Jake这才放心地拿好了换的衣服,走进浴室里。 很快,浴室传来流水的声音,但也就在同时, 我忽然再次被阿立抱了起来。 他开始不由分说的再次亲吻起我来,手也开始摸我的乳房和大腿, 我害怕得要疯了 赶紧小声说道: 「不要啦!阿立……你疯了?我老公Jake就在家里……」 阿立坏笑道: 「那有什么, 这样不是更刺激吗?再说他不是在洗澡吗?我们抓紧时间再来一次。 以前不也试过在Jake上厕所时操过你吗?!」 我的性慾再次被唤醒, 但还是努力矜持的说道: 「啊……不可以……会被听到的……阿立……改天我再让您干好啦……」就在这个时候 浴室里的老公Jake突然喊我吓得我们立刻停了下来, 原来他忘了拿毛巾让我给他拿过去。 我挣脱开阿立的搂抱,拿着毛巾来到浴室, 谁想老公Jake在接过毛巾的时候趁机一把抱住我 在浴室里开始疯狂地亲吻起我 边兴奋地说: 「老婆, 你好性感我想要……」 我被老公Jake的举动吓了一跳, 赶紧阻止说: 「讨厌啦!你上司还在外面呢 会被听到的啦!晚上我让你干个够。 」Jake这才恋恋不舍地放开了我,我赶紧走出了浴室。 流水声再次响了起来,我关好浴室的门, 刚一转身立刻又被阿立抱住了,他疯狂地亲吻着我, 手贪婪地撩起我的裙子摸着我的大腿和屁股。 不知道为什么,我这次没有阻止他,而是也疯狂地回吻着阿立, 享受着阿立的抚摸。 我就在浴室的门外和阿立亲热了起来,而浴室里面就是在洗澡的老公。 「小骚货,你晚上让谁干个够呀?」蔡阿立边亲我边小声的问道。 我立刻脸红了,原来和老公的谈话已经被阿立听到了。 我一把抱住阿立, 风骚的小声说道: 「是让你, 让你干个够我现在不也是你骚老婆吗?」 阿立没有想到我居然会这么风骚, 一把直接把我按倒在浴室门外的地毯上 狠狠地说道: 「小骚货, 那我就在你老公洗澡的浴室外面干死你!」边说边撩起了我的裙子。 我任由阿立撩起我的裙子、分开我的双腿, 我知道自己立刻就要在地毯上被干了,而旁边就是浴室的门, 门里面就是正在洗澡的老公。 我不时地听到老公舒服的吹着口哨,而我居然就在一板之隔的门外被老公的上司享用着。 天啊!我感觉自己实在太淫荡了。 而阿立的阴茎已经疯狂地插入了我的阴道里, 我再次被阿立奸淫了而且几乎就在老公的身边。 阿立扶着我水蛇般的纤腰,开始做长程的炮轰, 没有了刚才的温柔过渡整根肉棒完全拔出来后又再整根插进去, 干得我没命地忍受着不敢发出任何响动,手紧紧抓着地毯, 淫精浪水好像泄洪一样的的喷出来他每次抽出来就喷到地毯上, 插进去时发出「噗滋」一声。 阿立狠命地加快速度,我的小嫩穴也不停地在收缩, 高潮似乎连续不断地进来。 终于我小声的呻吟了起来: 「啊……我不行了……插快点……我要来了……啊……啊……」 一阵激动的浪叫后, 我的身体作出激烈的回应我死命地一口咬住阿立的肩膀, 避免自己叫出声来。 纤细的腰肢也狂乱的扭动着,强烈的快感使我雪白丰满的臀部不自觉地用力向上挺耸, 晶莹的爱液不断流泄而出我只觉全身暖洋洋的有如要融化了一般。 一波接一波的快感如潮水般涌上来,我在浴室门外的地毯上不停地颤栗、抖动, 大量淫水随着高潮从粉红色的嫩穴中流出。 我全身无力的躺在地毯上,短短的时间里,我已是香汗淋漓, 张大嘴不停地喘着气地毯上一大片湿湿的痕迹。 阿立也趴在我的身上休息,还没射精的肉棒仍插在我体内一抖一抖的, 每次抖一下我就全身乱颤。 阿立兴奋地抱着我站了起来,天啊!他居然让我用手扶着浴室的门, 然后从后面分开我的大腿再次插如了我的阴道里。 天啊!这个举动太危险了,万一老公Jake突然开门怎么办呀?但已经完全淫荡了的我已经不管这些了, 「啊……啊……啊……」我满足的叫着。 阿立的手绕到前面用力抓着我的乳房,边有节奏地抽送着, 边小声的挑逗我说: 「怎么样这个姿势更刺激吧?想不想叫Jake出来呀?看看自己老婆居然被上司兼情夫狂干着, 让Jake看看你被情夫干的淫荡样子。 」 我已经无地自容了, 羞辱的呻吟着: 「啊……奸夫阿立……你坏死了……干人家老婆还说风凉话……我恨死你了……」但随后我又发出短促的欢吟。 此刻我媚眼如丝的娇喘着,身子的颜色也是一片艳红, 大小适中的乳峰随着我快速的唿吸上下剧烈起伏着。 当阿立的阴茎全部深入花径之中时,我颤抖着挺腰迎合, 完全是个久旷的荡妇。 阿立一手托着我的腰、一手抓揉着我的乳房, 再配合龟头去抵磨我花心的嫩肉时我的玉臀不断左右扭动配合着他, 嘴里发出淫荡的呻吟声。 看到我主动拼命迎合着他的抽送,让他心理有无尽的满足感, 于是阿立这时实施全面性的攻击他奔腾似地耸动臀部, 快如闪电奋力抽送一手搓揉着我小巧的乳峰, 低头含着吸舐另一乳头乳峰, 喝着乳汁,一边疯狂干我。 随着阿立在我玉体上的抽插、耸动,我那美妙无伦的身体有如一团烈火般的在他身下蠕动起来。 我疯狂地和老公的上司兼情夫交合着,回应着他对我的奸淫强暴、糟蹋蹂躏。 一声声的娇啼呻吟,让阿立很快便进入亢奋的交欢高潮中, 他于是将我翻成了仰卧以正常体位准备做最后的冲刺。 而我一双雪藕般的纤美玉臂紧紧抱住他不断起伏耸动的身体, 一双修长优美、玉滑浑圆的美丽雪腿紧紧地盘在那剧烈起伏冲刺的身体上 玉润浑圆的雪臀、洁白柔软的小腹轻擡挺送迎合着阿立对我的抽插、冲刺, 他每一次的抽动、顶入我都娇羞而火热地回应着、迎合着。 阿立连续不断地、深深地插入我这个少妇紧窄狭小、温暖淫滑的阴道膣腔, 他的肉棒一下接一下地桩捣着我万分敏感、酥麻不已的花心。 疯狂地不断冲刺了五分钟左右,在下属家里、离几尺之遥操他老婆的强烈刺激令阿立再也把持不住了, 这时感觉到已经忍耐许久的精子大军快将破体而出。 他知道如果在阴道里射精,阿忆定会叫出声来, 于是就想拔出来射在外面没想我立刻紧紧地抱住他, 不让他离开我的身体并用一双淫荡而企求的眼神看着他。 阿立立刻明白了我的意思,知道我要他射在阴道里, 不由得兴奋起来 小声说: 「宝贝,啊……啊……我……我快射出来了……」 而我却拼命地摇着头, 在他耳边轻轻的呢喃着: 「没关系……射进来吧……射进我的子宫里……我会忍住的……我的好奸夫老公……敢敢地用力射……我在排卵危险期高峰……一定会受精……我这个溅妇……就要给老公Jake再次带…………绿帽跟你干个奸种出来。 」 阿立见我这样,于是也下定了决心,事实上此刻阴茎变得铁硬、龟头发胀, 已经来不及拔出了。 终于,阿立低吼一声、下身死命地最后一顶, 把所有的子弟兵射进我的子宫深处同时用手使劲按在我的嘴上…… 「嗯……嗯……」在我的闷哼声中, 阿立的阴茎紧紧插在我那淫滑稚嫩的阴道最深处 龟头抵住花心一阵狂抖温热浓郁的精液直射入我圣洁幽深的子宫, 一股一股的暖流灌满了我准备为老公Jake养育子女的温床; 可成了阿立孕育子女的温床。 想不到阿立第二次射精仍是这么多,充满我的子宫和阴道后, 还有不少精液混和着我的淫水从幼嫩的阴唇中慢慢流出来。 阿立拔出阴茎把最后几股精液射在我丰满的乳房上, 再将多馀的精液涂在我光滑的小腹上然后把阴茎塞进我的小嘴里, 让我用软软的舌头慢慢舔干净他的龟头、吸干净尿道里残留的精液 看到我主动把他的精液吃进肚子里阿立激动得不停地抚摸着我两个沾满精液的乳房。 过5分钟后,老公出来时阿立已经走了,而我则是一丝不挂的躺在卧室里休息着。 连续被阿立干了两次,我累死了,头晕得厉害, 阴道里还满是阿立的精液。 老公见我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立刻扑过来, 兴奋地亲着、摸着我已无力配合他了。 老公Jake吮吸着我的乳头,刚才阿立射在我乳房上的精液本来已经干涸了, 但被老公Jake的唾液一接触立刻又湿了, 老公兴奋地说道: 「老婆, 你的乳房怎么那么黏滑呀?还有些淡淡的咸味。 」我立刻紧张起来, 赶紧说道: 「讨厌啦!还不是你害的, 弄得人家刚才在自慰啦!」 老公Jake听到更兴奋了 伸手摸到我的阴部阴道由于还残留着阿立的精液和我的淫水, 所以湿得一塌煳涂。 老公立刻分开我的大腿, 把阴茎对准我的阴道插了进去: 「我的骚老婆, 都这么湿了让老公来好好地满足你吧!」 老公Jake开始疯狂地干起我来, 我抱着老公享受着老公的抽插, 娇羞的说道: 「啊……Jake……你轻点……别把人家干坏了……啊……」 一边期待着阿立以后的再来………。

上一篇:商界秘艳。 下一篇:意外的人妻激情。